事無大小都故作抑鬱無疑係一個極端;無論發生乜事都濫用正能量,係另一個極端。今日講後者。

唔知由幾時起,有啲人開始推崇「正能量」——每逢運動失敗或者有人出事,一定唔可以怪責,只可以氹。唔好分析邊個要負責任,因為件事發生咗無得返轉頭;唔好話事主自己都有責任,因為無人鍾意被人屌;唔好篤爆事主已經重覆衰過好多次,因為咁做係向弱勢者抽刃。總之要出盡法寶令事主遠離負能量,愈快破涕為笑愈好,最緊要開心。

呢挺所謂正能量,多半都係來自啲熱衷鳩噏嘅正能樣。正能樣最興講三句野:唔緊要、希望在明天、睇開啲——唔好睇少呢三句,佢地隨時可以激到你嘔血。

你考試衰咗?「唔緊要啦~」;你被人炒魷?「希望在明天丫嘛~」;你表白食檸檬?「睇開啲啦~」。689 貪污貪咗五千萬?「唔緊要啦~」;啲樓貴到買唔起公屋又被蝗蟲搶晒?「希望在明天丫嘛~」;暗角七警過咗成年都未被起訴?「睇開啲啦~」。永遠唔會關注件事背後原因係乜、前因後果係點,總之獨孤一味叫人開心啲開心啲開心啲開心啲開心啲,基本上同叫人留響屋企等運到無分別。出力幫人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正正就係呢班正能樣有固定 Market 嘅原因。

人做事唔應該咁兒戲。人仆咗街,需要吸收嘅唔係正能量,而係正氣。

正氣會導返你行條正確嘅路。行正路之前,首先要承認以前自己柒碌過 / 做錯過 / 衝洞過,做咗返唔到轉頭嘅事。是其是非其非,被人鬧完自己又喊夠喇,就係時候走返出呢個牛角尖重新上路。過程快慢唔係關鍵,最重要係認清楚點解會衰,以後遇到相似情況就會提高警惕,再衰同一瓣嘅機會就會因而大減。正如有朋友食緊屎,你一係走埋去摑醒佢然後扯佢,一係苦口婆心勸佢唔好亂咁食野,又或者反正佢唔聽就由得佢食,Let him learn his lessons 再求自救。無論邊一個方法,目標都係解決問題,呢種就叫做正氣,有追開我文嘅朋友應該明白。

相反,正能樣就會走埋去,拍拍膊頭,講「唔緊要呀你鍾意食就食多啲啦,可能食食下會食到粒豆呢」。從來都只追求一刻感覺良好,無間斷進行精神自瀆,為失誤搵藉口而唔係解決方法。不論講果個定係聽果個,其實都係自己呃緊自己。

呢個就係正能樣去到邊忽都咁撚乞鳩人憎嘅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