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兩日睇鏗鏘集,講香港旅遊,又提到郵輪碼頭,睇完得啖笑。睇果班旅遊業人士,講乜鬼香港旅遊業步入寒冬呀、政府要打救啦、要推出新賣點啦,要成立乜嘢旅遊局呀,最攞命果句係要打造香港成為盛事之都。

呢班所謂旅遊業人士,當初多中國遊客來時,佢地宰客謀暴利果陣唔見佢地咁多嘢講,而香港的名聲就敗壞在佢地手裡。再講,一座城市本身已有的賣點,只要好好保存,就永遠有吸引力。但香港特衰政府卻不斷自我摧毀香港的特色,如果真心為香港好,令香港繼續吸引世界各地遊人,我地只好拜托政府唔好搞咁多嘢,給民間社會一條生路,讓香港回復本來面貌。

講番郵輪碼頭,本來我連去都唔知點去,但近日因為定期會約朋友跑步,大家習慣了由九龍灣出發,跑去郵輪碼頭旁的公園,我才有機場親眼看見這個郵輪碼頭。正所謂不跑不相識,跑步一大好處是令大家更熟悉自己身處的社區。原來跑郵輪碼頭這條路線,可以到達前機場跑道最末段位置,現在已變成公園,並有展覽區展示啟德國際機場的歷史圖片。

啟德機場,曾經是眾多香港人生活一部分。我兒時住九龍城寨,在九龍城出入,舉頭就望見飛機在頭頂飄過,感覺像是觸手可及。而行去機場涼冷氣,到瞭望台看飛機升降,是最好的家庭娛樂。相比之下,現在的郵輪碼頭跟香港人生活完全切割,沒有關連,毫無感情聯繫,只是跑步朋友作為遠觀的一個風景。

現在的郵輪碼頭,是刻意為遊客打造出來的旅遊項目,但凡刻意打造出來的東西,就是不自然,跟四周沒有連繫。郵輪碼頭,四野荒蕪,杳無人煙。遊客從郵輪登岸,沒法子即時感受當地人的生活。不像啟德機場,本身就是九龍城社區的一部分,旅客辦完入境手續出到大堂,已經感受到香港的人文氣息。走出機場,步行不遠,已可以直接走進九龍城區。

如果說香港是一個美食天堂,那麼,啟德機場仍然運作的年代,九龍城可稱得上是天堂中的天堂。九龍城美食,從機場酒店餐廳,到高檔海鮮,到中價食肆,到路邊車仔檔,應有盡有。黃明記是無線電視劇中角色經常去食宵夜的地方,長春藥房門口有炸蠔餅賣,樂善堂門口有車仔檔炸雞脾,賈炳達道一帶有炭爐火鍋。我地再由樂善道往新蒲崗方向走走:康東樓對面夜晚有炒蜆,大坑渠旁有用雞碗裝的韭菜豬紅,再行到去麗宮戲院已經唔駛講嘢了,戲院門口的車仔檔極多,乜都有得食,而我兒時最愛的就是炭火即燒沙爹串!

我這些兒時快樂印象,仍停留在我腦海中逾三十多年。你想象一下,如果你是遊客,能夠置身其中,掃下街已盡享天下美食,你怎能不愛上香港這個地方?

隨着機場搬遷,整個九龍城食物鏈日漸式微,原因之一是機場關閉令人流大減,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政府對小販的不友善政策,令九龍城乃至整個香港美食天堂失色。以毗鄰港澳碼頭的上環大笪地為例,1992年因改建為巴士站而結束,2003年政府曾經在附近另闢地方重辦上環大笪地,但因為政府禁止經營熟食,失去舊日傳統風味,不到一年便慘淡結束。

懷舊事情講完,現在講展望。奉勸政府,最吸引遊客的地方,並不用刻意為遊客打造。像台北市內多個夜市,不是刻意為外來遊客而打造出來的,而是為便利當地居民而設,聚到人氣,自然產生獨特的人文風情,遊客自然愛去!重發流動熟食小販牌,大家已講到口臭,但我地仍然要講。香港的賣點本來就有,並不是甚麼美食車,而係最簡陋但能做出天下美食的鐵皮車。香港人要享用美食,不用米之蓮來貼金,更不用政府去推廣。只要香港有一個友善的流動熟食小販政策,民間自然能夠各施各法,香港人食得開心,來自四方八面的遊客亦會拍掌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