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五一六通知」發表 50 周年。對於十年浩劫,中共迄今仍未有公開道歉,反而刪去網上相關言論,禁止傳媒訪問舊日的紅衛兵。德國在二戰期間屠殺猶太人,前總理施密特尚且懂得於柏林猶太人的墓碑前跪下行禮,習近平卻堅持「不能用改革開放後 30 年否定前 30 年」,拒不認錯,這完全是不肯承擔歷史罪責的懦夫所為!

日前港台節目《中國故事 II》介紹「文革」初年在廣西發生的一連串變態慘況。殺人方式的多樣 (槍殺、用刀捅死、木棍打死、石頭砸死)、輪姦婦女等,與日軍在南京的暴行沒有兩樣。毛澤東曾感謝日本侵華,觀乎此,中共與軍國日本可謂沆瀣一氣,同屬「文明」之對立面 -「蠻夷」。

香港與中共一河之隔,「文革」理應無法蔓延。奈何左派分子自二戰結束後逐漸潛伏,加上澳門「一二‧三事件」刺激、廖承志 (指示「不要在香港發動文化大革命」) 被鬥倒,其卒之利用新蒲崗大有街的人造花廠工潮,引爆與「文革」相呼應的「六七暴動」。期間商台主持林彬被左派分子縱火燒死,一對小姐弟則於北角清華街遭「土製菠蘿」炸死。今天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的胞弟曾德成、曾接受港共頒授大紫荊勳章的楊光,昔日俱為左派分子,有份參與暴動。

湯恩比 (Arnold Toynbee) 說:「人類從歷史上學到的唯一教訓,是人類從歷史上學不到任何教訓」。細看「五十六朵花」在人民大會堂上高唱紅歌,又再看地盤要停工四日遷就張德江「視察」,「文革」的教訓,只怕已被人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