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屆砂勞越大選的成績已經塵埃落定,全砂勞越有82席,其中的72席成為砂勞越國陣的囊中之物,另外10席就由來自西馬的公正黨拿下3席,民主行動黨拿下7席。是次結果如選前的分析差不多,砂勞越國陣會大比數勝出。儘管國陣大勝,現在才是考驗阿德南政府的開始。

這一次大選的結果,反對黨可說回到2011大選前的局勢,2006年的大選,民主行動黨只有6席。在2011年大選時反對黨拿下15席,民主行動黨拿下12席, 公正黨拿下3席。可是今屆大選,反對黨加起來也只拿下10席,民主行動黨拿下7席,公正黨守著原本3席。現在反對勢力回到2006年的局面,當中反對黨失利有很多原因,其中乃兩個黨重疊選區,當中有6個選區兩黨都沒有協調,而6個選區又真的被國陣打下來,反對兩黨都應該要為此而負責。

反對黨不太了解砂人民想要什麼,她們把今次選舉的重點放在國家議題上,有點牛頭不對馬嘴。她們的口號是507 反納吉,反對GST 等。筆者認為如果在2011年砂勞越大選時,把國家議題放在砂勞越選舉,是有可能成功。但五年之間的民情已經變了很多,現在的砂民是在說砂勞越人的砂勞越(S4S),她們比以前更關注砂勞越的事,她們要獲得更大的自主權。這是民間也是砂國陣打出來的議題,同時也塑造出本土和外來政黨的分隔,其實這個論述不是新的概念,連沙巴的政治也有西馬和本土的分野。但今次砂勞越大選卻是把這概念強化,亦鞏固了阿德南政府的砂勞越本土形象,同時也幫砂國陣內的華基政黨加持,如人聯黨,聯盟黨,民進黨。令2011投反對黨的華人重投國陣。以今次選舉結果來說,實乃十分成功。

反對黨今次選舉是有點輕敵,反對黨根本沒有回應過砂民自主權的訢求,他們認為砂勞越自主權都是國陣玩的手段,所以他們把國家議題放在砂勞越的州選,用大一統的馬來西亞角度看砂勞越本土的選舉。更覺得2011年大選的華人票都必然會重投反對黨。

事實上砂民已經開始在身份認同上有了改變,覺得自己是砂勞越人,以砂勞越的本土利益為優先。儘管此風氣未成為獨立的思潮,看兩個砂獨後選人的選區就可以分析到,他們都以低票落選,現在獨立還未成氣候,之後會否有更多獨立的聲音就有待觀察。但今次砂民明確的用選票告訴反對黨,他們要奪回失去的自主權,不是國家議題。

2011年砂勞越大選後反對黨已經說要在土著區深耕細作,為今屆大選打下基礎。儘管反對黨真的在土著區有做地區工作,但成績卻是事與願違。其原因是土著真的用蛇齋餅粽可以收買到,要記得有些土著還住在沒開發的地區,對他們來說蛇齋餅粽是他們真正需要的東西,民主,廉能政府是次要。再者他們有的還是生活在部落制的社會,會跟隨族長的投票意願,所以不難理解,為什麼反對黨選前和土著有講有笑,但卻在投票當日轉投對家。可悲一點說,打下土著區只有是資源戰,政治理念要有,可是不能保證最後的結果一定會滿意,某程度上支持反對黨的人要學懂接受。

砂勞越大選後,就出現了東西馬網民隔空對罵的場面,西馬的網民認為,砂自主權是國陣做出來的偽議題,也是阿德南政府的糖衣毒藥。只有投反對黨才能倒納吉,救大馬。因此,他們對今次選舉結果非常失望,指砂人民會自作自受,另外,更把幾年後的全國大選混在一起講,直指大馬不能進步都是東馬人的錯。至於,東馬人覺得州選和國家大選是兩碼子的事,根本就不應該混在一起討論,她們覺得東馬的事,不用外來政權插手,砂民相信阿德南政府會為砂爭取更多的自主權。兩者站在不同的角度看今次的選舉,相信兩者矛盾也只會更深,然而,砂勞越華人常有一句說話,州選投國陣,全國大選投反對黨,這個概念還要等幾年後的全國大選證明,但其實砂勞越本來就是國陣在全國大選的票倉,這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的事,如上文所說,只有染指土著區,才能改朝換代。

近日,砂勞越大選後的組內閣成為重點討論的題目,有報章指阿德南首長在選前承諾會委任華人做副首長,更揚言只要想華人做副首長就要投人聯黨。對於砂勞越華人說,有華人副首長就如華人的地位有所提昇,這也許成為了今次人聯黨重奪在2011年砂勞越大選失去給民主行動黨的5席的原因。當新內閣的結果出爐時,大家好像大跌眼鏡,因為沒有華人副首長,只有華人副部長。不少人覺得阿德南在說謊,以他在選前的講話,他是考慮委任華人做副首長,重點是投人聯黨才能成事。但筆者卻認為有一點的誤導成份,也許選前為了華人的選票,誇大海口什麼都有得考慮,到選閣就以人聯黨未能拿所有華人區而不委任華人成為副首長。

阿德南又人指他很能幹,卻有人指他是老奸巨滑,選前阿德羊,選後阿德狼。筆者相信,砂人民是想給他一個機會,但與狼同行還是小心為妙,所以現在才是考驗阿德南政府的開始。之後的戰場就轉到爭取更多自主權上,如在提高石油開採稅的題目上,納吉中央政府態度很強硬,指聯邦政府不考慮會提高開採稅。這可說是阿德南政府其中一個重大議題要解決,同時,是驗證阿德南是羊還是狼的指標。

有人覺得S4S 運動(大隊)是國陣做出的偽議題,筆者認為常常強調中立,沒有政黨背景S4S 運動,領導層是有政黨背景,更有指是人聯黨的同志。但跟隨S4S 運動的砂民是真心相信砂勞越人的砂勞越。就算國陣是幕後黑手,但也影響不到砂民對自主權的意志。所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民情是不容易控制,有如引火自焚。現在S4S 運動(大隊)計劃會組黨成為第四勢力,早在選舉前,砂獨聯盟(小隊)已派人參選,儘管成績差強人意,但筆者認為這是第三勢力。此民情只會令砂民重新認識自己的身份認同,重塑砂勞越的歷史,也重新檢視砂勞越組成馬來西亞時的條款。短時間內,主流民情希望重奪自主權,但說不定民情會轉到民族自決,最後走獨立之路!

砂勞越的情況就如香港一樣,如果在幾年前與人說港獨,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言論,大家都會覺得你有問題,但到了今日的民情,港獨由一個偽議題,變成了真議題,大家都紛紛討論,港中矛盾是最重要誘因。這也是砂勞越人未到很想追求獨立的民情,因為砂馬矛盾未升溫到港矛盾的地步。砂勞越大選最奇怪的地方是本土派是親政府,所以如果要制衡親政府的本土派,就只有建立本土的反對黨,深信在不久的將來會有砂勞越本土的反對黨。

香港人已經把中國當成殖民主看待,也可以解釋主權移交後,對中國人的身份不升反跌。今年的立法會選舉會在本土和獨立的議題中遊走。相信本土論述到港獨思潮會在這幾年深化下去,同樣的情況也會在砂勞越發生,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