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那國和明珠國是相鄰國家,兩國表面君子,實質暗中較勁。一次支那國的外交使節晏先生出使明珠國,獲明珠國大總統接見,雙方言談甚歡,突然一陣喧鬧,大總統的屬下報告,是一名從支那國移民到明珠國不久的人,潛入總統府偷竊被逮捕了。

晏先生高聲說:「在我偉大的祖國有一種叫『橘』的植物,果實又甜又多汁,它本來生長在淮河以南,但過了淮河就長成了有苦又乾澀的『枳』,這是『橘』的錯嗎?不是!是環境的問題呀!這個人在支那獲奉公守法,為什麼在明珠國會變成竊賊呢?難得是被明珠國的生活環境逼成的嗎?」

大總統無言,但向身邊的下屬耳語幾句,下屬就退了出去。晏先生為自己的發言暗暗高興,認為自己處了上風;明珠國的官員則氣在心頭,不過礙於場合不便發作,另一方面大總統都沒有動作,他們不敢越俎代庖,氣氛有點僵持。

未幾剛剛退出去的下屬和幾個差不多裝束的人,推著幾部手推車回來,手推車上放了很多箱子,每個看上去都沉甸甸的。大總統向下屬點了點頭,下屬就在其中一個箱子中抽出一個很厚的檔案,高聲朗讀起來。

「陳大明,男性,48歲,以觀光為理由進入我國,後因於街上行騙被判刑。」

「李細娟,女性,28歲,以家庭團聚為由申請移民明珠國,取得居留權後涉嫌以暴力手段驅逐家姑,並將家姑的住宅據為己有,以『傷害他人身體』及『侵吞財產』被判刑。」

「張二剛,男性,32歲,以經商為理由進入我國,前年超速駕車撞死途人不顧而去,並企圖賄賂執法人員,被1判刑後驅逐出境。」

「黃小華,女性,18歲,以留學生身份入境,被揭發賣淫後被判刑並驅逐出境。」

「何三姐,女性,54歲,十年前以家庭團聚為由申請移民明珠國,在一次車禍中檢取死者的財物,並沒有對死者施予援手,導致死者失救。後因『盜竊』罪被判刑。」

下屬還打算繼續唸下去,晏先生舉起手大叫說:「夠了!」

大總統說:「這些手推車上的檔案,全都是貴國移民,或是以留學、觀光、經商等理由的貴國人民,進入我國後的犯罪紀錄,我國犯罪案件中,貴國人民差不多佔了七成,這裡只是小量檔案,晏先生可有興趣翻閱?或是我叫人帶你去『參觀』所有檔案的儲存室?」

晏先生感到一陣暈眩說:「謝謝大總統的好意,我有點不適,想先行離去了。」

據說晏先生在回到支那國後不久,就因憂憤而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