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無知是世上最可怕的事物。」

抱歉,我不同意。

我覺得專橫而又自以為是,但偏偏同時又坐擁權力,才是一切災難的根源。

本地新晉作家恐懼鳥橫遭折翼之禍,其最近推出的新書《DEEP WEB 2.0 FILE #人性奇談》遭投訴內容暴力色情及變態血腥而於短時間內全部下架,未知如何發落。事情起因緣於一名學生將書籍帶返學校閱讀時被老師沒收而揭發,同時引起一眾「親子王國」討論區的家長表達關注及憂慮,紛紛嚷著「唔排除真係有人會照書咁做」,繼而聯合每日賣過百份的《東方日報》和教育界功能組別議員葉建源群起施壓所一力促成的。而每時每刻都主動為大家送上娛樂的一眾耶撚,更是在網上對恐懼鳥本人肆意口誅筆伐。觸目所見,他們個個都仿如國師上身,不斷咀咒恐懼鳥「落地獄」,盛況空前。

家長無知、傳媒無恥、信徒無道。

在這個禮崩樂壞的瘋癲年代,本來就是新常態。

家長無知,一廂情願相信子女閱讀過書籍後就一定會模仿,從而學壞。可憐本刀睇了《龍珠》十幾廿年,卻仍未練成龜波氣功和瞬間轉移,更不能變身成為超級撒亞人。如果按家長的那一套「睇完可能會照做」的思維推論,那請問是《龍珠》有問題,還是本刀爺我有問題~? (九成係我有問題啦~可能係慧根太短~)另外就我微薄的知識所知,教育子女的責任,應該是在家長身上,而不是一
本書的作者了吧?一個負責任的家長,斷然不會是一刀切禁絕子女接觸敏感性或所謂重口味的資訊,而是在子女接取資訊的同時,從旁教育輔導,以免子女誤入歧途。因為事實上這個世界就是充斥著這些令人不安資訊和內容,你想徹底拒絕接收這類資訊?可以!移民去北韓吧!但現在市面上的家長普遍就是這麼的一個閪樣:不願意花時間心力去關心和教育子女,面對問題就將責任推卸給其他人。為人父母,卻又蠢又懶,又豈能怪責自己的子女長大成人後變成和自己同一副德性?

香港的傳媒無恥,早已眾所鳩知。難得自己中自己伏也可以甘之如飴,就實在令本刀訝異。在推出抹黑恐懼鳥報導的同一日,《東方日報》又推出了另一篇
報導「孌鞋警跟女子入屋苑 對女裝鞋手淫射精認罪」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60512/bkn-20160512123654887-0512_00822_001.html)。

內容圖文短片並茂,詳細描繪該名涉案警員如何犯案,以及其如何將其精液射入女受害者的鞋中。過程繪影繪聲,令人作嘔。按照《東方日報》自己在之前恐懼鳥的報導為原則,請問《東方日報》在報
導出街前有沒有向淫褻及不雅物品審裁處上呈待審,取得評級後再正式出街?又假設淫審處批准這篇報導可按指引規定出街,請問有沒有為報紙包上膠套密封及加上警告字句,禁止18歲以下人士購買觀看?如沒有,請問這樣做對之前備受批評的作者恐懼鳥又豈是公平!?

古語有云:其身不正,焉能正人?

《東方日報》的言行不一和雙重標準,實在是對人文和讀者的極大侮辱和背叛!本刀爺我在此予以強烈譴責!並要求《東方日報》立即向市民和恐懼鳥道歉!

信徒無道,無道在於牠們閱讀《聖經》,口吐聖言,偏偏對事實視若無睹。在《聖經》內容中,暴力、殺人、性愛、亂倫乃至屠殺和碎屍情節比比皆是,在
宗教歷史上內容如此駭人的經典,可謂世所罕見。信徒們果真如此堅持資訊的潔淨無暇,又何不以身證道,向全港書店提出要求將所有《聖經》全線下架,以正視聽,而非躲在暗角裡沒出色地對恐懼鳥喊打喊殺了吧?

更有甚者,恐懼鳥的所謂血腥文學,至目前這一刻為止,仍未害死任何一個人,亦沒有令任何一人受傷害 (頂盡咪就係畀老師沒收書本~)。相比之下,《聖經》和耶教徒所帶來的破壞和人命傷亡,簡直就是恆星吞噬小殞石一樣。不論是宗教戰爭,還是女巫審判,甚至是迫害知識份子 (e.g.:處死天文學家哥白尼),《聖經》和信徒老是常出現。我很樂意相信,假如《聖經》是由人寫出來的話,所用作書寫的一定不會是墨水,而是鮮血。這些歷史的教訓,信徒可有反省記取?從牠們對恐懼鳥的喪嗌和鳩叫當中,我完全感覺不到。

事實上不只是耶撚,包括那些家長和控制傳媒的混蛋,根本都是同一類人:牠們專橫而又自以為是,但偏偏又坐擁權力。家長身為老師和校方的「米飯班主」,坐擁教育界的總按鈕在瞎指揮;報紙佬掌握傳媒公器,嘩眾取寵為所欲為;耶撚坐擁宗教信仰和榮耀的臭皮囊,高高在上卻恬不知恥。

引用《聖經》的話語來說,事實上牠們就是可恥的法利賽人:濫用權柄為所欲為,妄自尊大;玩弄權術,向人發號施令,把難擔的擔子放在別人身上,自己卻一個指頭也不動;由於身居高位,別人一有錯失,就立刻用律法加以懲罰;自己有毛病,卻不當作一回事。

不當的人專橫而又自以為是,但偏偏同時又坐擁權力, 這才是一切災難的根源。

恐懼鳥,我真的要感謝你。

你的犧牲揭示了這個社會最令人值得恐懼的根源所在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