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鳥的書被家長投訴人所共知,更為了新聞。有家長覺得內容太變態,又戀童又殺人的,根本不適合小朋友閱讀。這種自以為保護家長的人其實最為討厭,硬是要把世界說成是完美的,美好的,對一切有半點不良意識的事都會排斥,卻不願要自己的小孩接受現實。恐懼鳥所寫的不是「生安白造」,一切都是在世上真實存在的一些黑暗面,他只是把某些人不願接受的一面公開到香港人的眼中。就算你討厭戰爭,你也總不能投訴一個戰地記者,說他報導的太過血腥吧?

香港會鑽研DEEPWEB與國外都市傳說的人不多,會跟大家公開分享更是少數,而恐懼鳥就是當中的佼佼者。我喜歡看他的文章,雖然內容黑暗,但DEEPWEB是在個世界確實存在的,每個人都應該了解自己生活的地方,要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有多少不見得光的事。吃人魔與連環殺手確實存在,不是你不去接觸就代表他不存在,同樣都市傳說都與該地方的歷史有關,著名的寵物小精靈都市傳說就有不少有關日本二戰。恐懼鳥將外國不同資料整合,然後寫出一個個都故事,他沒有鼓吹大家犯罪,只是向大家分析事件同時過濾過於激進,滿足了眾讀者對這方面的求知慾。

可是一眾家長倒沒想過甚麼,只要一聽到殺人等詞就馬上高呼這本書小孩碰不得。我倒奇怪為何金庸手下的武林高手殺人無數,梅超風練的九陰白骨爪能在頭骨開上一個個的血洞,如此血腥的武俠小說中學圖書館還能借閱,而如此保護小孩的家長卻沒有半點行動,這又是為何?若果說因為小說只是虛構而不當一回事,那恐懼鳥道出現實的犯罪事件我更加看不出那本書是如何引人犯罪,單單說報紙總有報導強姦與兇殺的報紙,大台的電視劇集大部份都有著家長口中兒童不宜的情節,他們不是比恐懼鳥的書更易接觸到小朋友嗎?

保護兒童是必要的,但過份保護反而會令他們喪失接受外界現實的能力,日後亦不懂處理負面情緒。世界總是殘酷的,情侶不會是永遠幸福快樂的生活下去,人性也不是本善。我們不應該指責道出事實的人,而是考慮利用這些資料讓大家漸漸理解真正的現實。恐懼是人不能擺脫的感情,接受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