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英國及加拿大駐港領事,聲稱「一國兩制」於香港適用(但沒表明「一國」是指哪國);一班失敗主義者因而慨歎:「連英國也這樣子,國際社會是不會支持港獨的。」。記得史明老師說過:「自己希望獨立也不敢說出來,那便沒有人可以幫你。」。在責怪別人之前,香港人應該撫心自問,自己為獨立付出過甚麼。倘若我們的生命是為獨立而燃燒,那麼我們的命運已跟香港連成一線,我們即使與世界為敵亦不畏懼!

國際社會是否支持港獨,主要還是看我們本身。美國人也是表現了強烈的獨立意志,才得到法國支持。若然未能做到這一點,國際社會則不能說香港應該獨立,因為可能違背自決的原則。環顧全港政團,獨立論始終不是主流。「熱普城」主張在現有體制「重寫」憲法條文,永續基本法。「香港眾志」周庭說主張香港自決,但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港大學苑則說;中國人只是因為中共而變得禮樂崩壞,背棄中華,最終發展成一個獨立於香港的民族;意圖跟中國人搶奪支那道統。獨立是民族鬥爭非意識形態之爭;其鬥爭對象並非政權,而是民族。就連感覺上最接近基本教義論(港獨)的民族黨,其召集人陳浩天也只是說追求獨立;不過因為中共不給予民主。試問不說「一國兩制」,國際社會又可以說甚麼?

一些人認為,英中聯合聲明緣於1972,香港被聯合國從自決前途的殖民地名單剔除。筆者認為,即使香港被剔出上述名單,英國依然可以讓香港獨立。只是若然香港沒被剔出名單,英國必須作出配合而已。即使不讓香港獨立,英國也不一定要將香港主權交予中國。

上世紀中,反殖浪潮席捲全球。香港亦是英國解殖政策的對象。香港之所以沒有像其他殖民地般走上獨立之路,;是雙十、六七暴動以及司徒華等親華政客騎劫民意的結局。英中談判觸發的移民潮,足證香港人根本沒有跟中國統一的意思。方知鑲成大錯的英國,為了給原住民(香港)記認身份,逐發出BNO海外公民護照。

若要取得國際支持,單是主張脫離中國仍不足夠。殖民壓迫正正就是聯合國對民族自決的條件(暫且不探究香脫離中國,是否可以跳過這一步),國家亦是為了體現民族意志而存在。為了證明我們必須跟中國人分離,除了對中國的反認同,我們還要表現出自己跟中華民族是不一樣的。騎劫民意的親華政客,香港人固然要迎頭痛擊。一些外來移民(尤其來自中國的)表現出跟香港人立場上的衝突;例如像鄭錦滿般將支那人的抄襲行為說成香港傳統,並說香港人是華人;我們也要直斥其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