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宗教一點也不神秘。雖然在聖餐或彌撒當中祝聖餅酒為耶穌基督的聖體寶血後,主祭會說「信德的奧蹟」,在聖經當中耶穌亦多次行神蹟,但我等僅會稱之為「奧秘」、「奇妙」,而非「神秘」。因為基督已經向我等顯明真理,而信仰之「奧秘」並不在於深不可測,而是在於信仰根本不是知識,而是一種情感投入,其結構本來就是「弔詭」的(用齊克果存在主義的說法就是「熱情」)。

不過總有很多喜愛獵奇的人無法滿足於基督宗教使徒所承傳的聖而公之教會裡,結果就發展出種種「神秘」的「基督信仰」,表面好像與基督宗教相關,實際上是離經背道的異端。其中一個就是歷史悠久的「諾斯底主義」。

諾斯底之希臘文gnôsis解作「用於管治之知識」,見於柏拉圖《政治家》Politikos一書(原文用字為「gnostike episteme」,可譯作「權謀」,類似中國法家的「術」,見 Politikos 260a)。諾斯底卻盜用此詞,竄改為指「神秘知識」。基督宗教相信三位一體的上帝,然而諾斯底主義卻變成是多神論;根據偽經《拿戈瑪第經集》《約翰密傳》,世界所有事物來自一個叫Sophia(意譯:智慧)的女神;祂沒有過問諸神,私自動用自己的神力(Plêrôma)創造世界;其創世的欲望成為父神創造者(Demiurge)耶和華Jehovah,祂的自大成為物質,然後生成萬物,包括人類;人類是神的一部分,是神的墜落。Sophia為了使自己脫離欲望之控制,祂只好創造聖子基督來到世上,否定一切苦難,並帶領人類回到神力(Plêrôma)之中。

由此,諾斯底提出
:

  1. 存在次序上,理念先於物質
  2. 存在價值上,理念高於物質,而且物質絕對敗壞、無價值
  3. 創造是墜落,全盤否定物質
  4. 人是神的一部分,但墜落於世上而被物質世界監禁(囚牢說)
  5. 追求神秘知識以重返神力中,與神合一

然而,基督宗教絕對難以認同這種世界觀。基督宗教繼承猶太教的信仰,認為上主的創造本為美善的,而墜落來來自於人的犯罪。聖經云,「上帝視所造者盡善」(創世記1:31)。全盤否定物質世界的意義,就是全盤否定創造的價值。基督宗教不可能全盤否定物質世界的意義,即使教父時代引入了希臘哲學的新柏拉圖主義,新柏拉圖主義僅主張存在次序上理念先於物質,以及在存在價值上理念高於物質。物質只是「不完美」,但非絕對的無價值、無意義,物質必然分享了一點來自理念的價值和意義。理念就像是一個模具,物質就像是一塊餅,模具扱印出來的餅可能會崩了一小塊,不夠完美,但依然有模具的「外型」。因此,新柏拉圖主義哲學家普羅提諾指出物質世界存在著「神的功德」(Ennead II.9);如果對物質世界全盤否定,神就不完美。當然,諾斯底主義相信創造神是魔鬼,但如果創造神本身是來自最高的神Sophia的話,那完美的Sophia怎可能犯錯?結果他們也要否定自己的神是完美的,要承認自己的神會犯錯。當然,諾斯底主義者理應樂意接受這結論,因為彼等與基督宗教不同,不會堅持上主至善。

當然,你可以反駁這種矛盾僅屬價值判斷之爭,是基督宗教和諾斯底之間的事情。然而,兩套世界觀引伸出來的結果,更值得大家關心。基督宗教肯定物質世界的意義,故主張即使世界充滿罪惡,依然要積極入世,在世上行義好仁。當然,基督宗教對世界有所批評,只是基督宗教針對的是放縱情慾而引伸出來的罪惡;新約聖經雖然用了「世界」(cosmos)一詞,但觀乎其上文下理,似乎針對的人文世界多一點。例如聖約翰一書說:

「2:12 余書遺小子、因賴主名、爾罪見宥、
2:13 余書遺父老、因爾識元始之主、余書遺少者、因爾勝惡敵、余書遺孺子、因爾知父、
2:14 我書遺父老、因爾識元始之主、我書遺少者、因爾剛健、上帝之道存於爾衷、而勝惡敵、
2:15 勿濺世故、人而溺世、則不敬愛父者也、
2:16 蓋世人心爲欲所役、目爲物所引、驕泰邪侈、非父使之然、由世所誘、
2:17 世不能常存、所圖豈能久乎、惟遵上帝旨者恆在、 」(聖約翰一書2:12-17)

雖然上文中「世」與「父」對立,如「世不能常存」,但「上帝旨者恆在」,但此處之「世」顯然是指人文世界,是指令罪發生的條件,因為2:12提及我等之罪因主名而得赦,2:15-16解釋,人「勿濺世故」,因為「溺世」即「不敬愛父」,即為「心爲欲所役、目爲物所引」,是「由世所誘」的,不為上帝聖父所悅納。自然的物質世界根本與人類的罪無直接關係,故世界不可能是指自然的宇宙或世界。所以基督宗教並非否定整個物質世界;相反,公義和慈愛需要在這個社會裡實踐出來。基督宗教是積極入世的宗教。

然而,諾斯底既然否定了物質世界,單是要彼等談環境保護已經很困難;近年天主教和基督新教都流行「大地好管家」的概念,主張基督徒應推動環保,前提就是基督徒肯定上主創造的大自然值得保護。可是諾斯底一開始就認為物質世界沒有意義,那還談得上環保嗎?再者,否定了物質的自然世界,自然就否定了建基於其上而活動的人文世界;既然世界沒有意義,那我等還須關心社會公義嗎?基督宗教將罪只歸咎於人文世界當中人的縱慾,因此可以發展出社會訓導神學,針對人文世界中特定的不義問題,提出解決的方法。可是,如果你把層層疊最底的一層也抽出來,你在上面鋪砌甚麼都是沒有意思的。你到底想接受一套甚麼世界觀,是你個人的選擇,但在作出選擇之前,請先理解清楚你的選擇將會帶來甚麼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