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跟著我的說話去做,讓我們解開這段宿世孽緣。」
連發難的機會也沒有,天恩鼓起兩鰓,不請不願地跟著大師兄的說話去做。

「初次上陣,這傢伙就召了三個鬼差,到底是什麼能耐,令大家都甘心前來?」坐在一旁的無常心中也暗叫拜服。

天恩拿出第四枚水晶,「那之後甚辦?」說話未完,腦際已見到將要做的事。「什麼?真的可以這樣?」
「照做吧,反正再不可思議的事你也做過。」大師兄懶洋洋地回應。

天恩把水晶擲去冤魂面前,手中不停結手印,口中唸著大師兄指示的咒文,而冤魂就著了魔似的盯住水晶,慢慢地,眼淚就由冤魂的眼中流出來,不停地哭,哭聲漸漸由一分為二,最後,冤魂竟然也由一分為二,是一男一女。

「居然有這種方法,連這麽重的怨念也可以輕易化解,這傢伙真有趣。」無常把一切看在眼裡,「向亡靈展示三世因果,令亡魂得到開示,放下執著。你到底還會帶給我多少驚奇?」無常看著天恩,就好像小孩看到玩具一樣。

「留心!」天恩沒有被哭聲擾亂,馬上叫三個鬼差上前圍著兩個亡魂。生怕兩個亡魂會逃跑。

「好!」眼見時機成熟,無常離開了阿美的結界,跳到鬼差面。而阿美和家晴因為無常的離開,亦看不到任何鬼差及亡魂。

「以一個毫無經驗的勾魂使來說,簡直是超卓,但作為肉身的那一個,表現實在太差勁。之後的事就交給我處理吧!」
「不要把鬼差收回,我不想獨自押送兩個亡魂。」
無常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向天恩作出評價及命令,多少是出於妒忌。

「大師兄,是不是這種程度的,都有性格缺陷?」天恩實在忍得非常辛苦,要不是有正事在身,天恩的嘴巴早已作出反擊。
「哈哈哈,地仙嘛,多少帶有人的習氣,就忍讓一下吧!反正兩個冤魂已經放下生前的執著,願意跟隨鬼差投身輪迴。事件已經告一後落。」大師兄知道天恩的心情,但也只好和稀泥一下,把事情完結就是。

「斷。」天恩一聲令下,兩個手持鎖鏈的鬼差脫離了水晶的連繫,身上的光彩馬上消失,無常此時手一揚,鬼差隨即向無常示意,亦即是,鬼差的指揮權由天恩轉向無常。
「退。」天恩再下令,第三個鬼差憑空消失。

「兩個鬼差押兩個陰魂,第三個就可以休息一下吧!」天恩故意的不順從,令無常不是味兒。

「裡面那個!好好教導你的肉身什麼是規矩,我可不會因為對方是勾魂使就會賣賬。」之後轉身命令鬼差。「回去!」說罷,無常就帶著鬼差和陰靈,慢慢消失。

「天恩,你最好跟他客氣一點。」
「為什麼?」天恩感到大師兄意有所
指。
「這個無常跟你以前在醫院所見的有所不同,無常不會毫無意義的現身,看來他是奉命來跟我們接洽,甚至監察我們是否勝任今次的工作。」
「監察?」
「對,不知道這個監察期要耗多久,所以,這段時間,還是規矩一點較好。」大師兄把可以說的,都向天恩說個明白。

「那冤魂到底看了什麼?竟一下子就有這麽大轉變。」天恩很想知道,「那冤魂看到的,就是他們一家過去的三世因果,讓他們知道,任何事情的緣起緣滅皆由業力推動。直到他們看到自己的兒子再次投胎為人,那兩個冤魂心中的執著隨之瓦解。」
「看到這些畫面,難怪他們不停在哭……」天恩似乎了解到冤魂的感受。
「事情解決了就最好,而且亦知道了那無常的出現對我們沒有壞影響。那我就放心,不要再想啦,我要休息一下。」天恩感應到大師兄已經“收線”。

「是不是……完了!」家晴看著眾人問。
「啊!對,看看阿君甚麼了?」天恩這時候才想起阿君。
說也奇怪,原本無血色的阿君,從眉心開始泛起一度紅光,漸漸擴展到整張臉,
「不知何故,我感到精神好了,好像氣力也回復不少。」阿君說話時不再氣若柔絲。
「看來沒有了冤魂附身,元氣開始恢復。」阿美握住阿君的手,感應著她的狀況。
「但是……」阿君有點尷尬。
「什麼事?」阿美緊張追問,生怕阿君有其他事。
「我好想……吃東西……」。

「有胃口是好現象,不吃東西,身體何來制造足夠的元氣。我們現在去找東西吃!」阿美笑著說。

「打煸爐!」家晴沒頭沒腦爆出這句說話,眾人望著她,她坦白地回應,「我也很肚餓呀!」

阿美被這個姪女弄得不知好嬲還是好笑,「家晴,你不要那麼失禮好不好?」

「沒關係啦,這裡附近有一家很出名的,我們一起去吧。」阿君說完,眾人正動身離開,

只有天恩一個人仍坐在一旁,想著無常的事,還有,如果沒有大師兄,自己有能力向冤魂作出這種關乎三世因果的開示嗎。
「喂!要走啦!天然呆!」家晴向天恩大叫,天恩回過神來,急忙上前隨眾人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