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投資推廣署署長盧維思的妻子,曾任國際公關公司主管、特首競選傳訊顧問的黃麗君,於5月10日在《頭條日報》專欄「中環High Tea」裏( http://goo.gl/aJdvHK ),力斥Vocaloid初音未來的名曲《千本櫻》是「宣揚日本軍國主義的歌曲」。這是顚倒黑白的失實言論。黃麗君把一首反思戰爭的歌曲,作出違反事實的描述和政治批判。

 《千本櫻》是著名Vocaloid創作人「黑兔P」在2011年發表的作品,獲得世界許多樂迷和網民欣賞,包括中國大陸的網民。歌詞和MV片段中,雖然用了不少有關日本帝國時期的詞語和符號,但許多受眾的解讀,都不認爲它歌頌或宣揚日本軍國主義。相反,在大家眼中,這歌內容帶來了對戰爭的反思和反諷,連中共治下的許多大陸網民也這樣看。容我花少許篇幅說明。

 《千本櫻》日文歌詞及其中文翻譯,在網上俯拾皆是。歌曲首先說出了近代日本西風東漸的背景,進行過「洋化革命」,受過美國等西方國家的軍事威脅,然後踏上戰爭之路(「追隨着浮世浪」)。進入副歌,歌姬初音就唱詠「千株櫻花,溶入夜中」。櫻花是一種常用來代表日本的花,但花瓣的凋散(日文「散華」),以及樹葬的傳說,還有MV裏大量紅色風車及花瓣飛散的畫面,無不令人想起生命的消逝。歌詞接着說:人民的聲音無法給傳達,畫面配以穿着軍服的歌姬掩着耳朵,對主戰在位者的諷斥,可說是誰都能見。作者還不讓人喘氣,連用「鋼鐵牢籠中的宴席」、「在斷頭台上往下看」、「三千世界,黃泉之暗」等等意象,鋪陳戰爭的殘酷與陰暗,以及對蒼生的不仁。

 到了第二闋,歌詞描述將校或平民都投入戰爭裏,作「聖者的行進」,日文裏「聖者」與「正邪」、「生者」同音,語帶相關。而這「行進」的終點,就是人死後的「淨土」,以及MV畫面中的「鳥居」,象徵黃泉,以此作「終焉」的「大團圓結局」。再進入副歌,除了重唱連串指責戰爭殘酷不仁的歌詞,更提及「閃光彈」,令人想起由在位者發動的侵略戰爭,終以廣大平民死於原爆下作結。到最後,作者更筆鋒一轉,唱道應該由斷頭台上「跳下來」(MV畫面也由象徵皇軍或軍國主義的旭日旗,換成現代進入民主時代的日本國旗),汲取過去敎訓,打破鋼鐵牢籠。

 不同人都可對歌詞作不同解讀,但如果能客觀地根據事實,按圖索驥,也常常會英雄所見略同。網上更有一些朋友考究得非常詳細,他們仔細鑽硏歌詞和MV中每一個細微意象。就如 http://goo.gl/5tjoW7http://goo.gl/3mmsZ6 這兩篇文章,都深受網民認同和廣傳。大家的解讀,無論在大方向還是細節上,大概都與本文上方所述的相似。還有朋友創作了廣東話版本: https://youtu.be/vDeTG2oqu9g ,當中所表達的亦大致相同。

 既然這麼多受眾都視它爲反戰歌曲,有關的資訊遍佈互聯網,只要在Google簡單搜尋一下即隨手可拾,爲何黃麗君偏偏充耳不聞,要把這歌說成是「宣揚日本軍國主義的歌曲」?細看黃麗君整篇專欄,她根本沒有任何論述,根本沒有說過任何憑據、任何論證,去支持她這個觀點。她只是在文首來個反問:「宣揚日本軍國主義的歌曲,可以成為香港中學生的愛國歌曲嗎?」接着就在第二段說:「不但有日本國歌,更有日本軍國主義歌曲《千本櫻》」,毫無任何理由,就直接給《千本櫻》扣上帽子。然後第五段,再次聲稱:「最可怕的是他們以歡笑、搞笑的態度去欣賞那一首《千本櫻》。一首宣揚日本軍國主義的歌曲,在他們心中竟是被認同的愛國歌曲……」最後再以與這首歌不相關的「三年零八個月」去煽動讀者情緒,以此取代了理性討論必須具備的事實論證。

 換言之,黃麗君把《千本櫻》描述成「宣揚日本軍國主義」的過程,沒有提供過任何立論和證據,就只是以「謊言重複多遍」的手段,企圖令不知情的讀者當它爲事實。接着更試圖以不相干的東西去「打稻草人」,令慣讀該份政協報、久被洗腦的讀者,墮入黃麗君那「訴諸情感」的陷阱裏。而像「時聞香港」這類梁粉專頁,更立即配合,令這抹黑言論滾大(見 https://goo.gl/J0ODwr )。這種卑劣的行徑,已遠遠超越文明討論所容許的、所應該的範圍,是存心造謠、抹黑、詆毀。

 我們深知,大家都有言論自由,但同一時間,每個人公開發言,以筆鋒作劍鋒時,亦同時有其言責。無論立場如何,都應尊重和講求事實,不但要努力避免無心之下說了失實的話,更絕對不應作出違背事實的抹黑、詆毀。黃麗君和《頭條日報》既然做到這一步,如此顚倒黑白、指鹿爲馬,誤導不知情的讀者公眾,去抹黑一首《千本櫻》,誰保證他們明天又不會抹黑另一首歌、另一件作品,直至任何作品都隨他們喜好而遭批鬥?可別忘記,這幫人是有前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