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視主席王維基在商台專訪中,談及其從政理念。他聲言,支持港人有需要時可公投「自決」香港前途。但他個人不會支持「港獨」,因為單講香港若要獨立,須有軍隊保衞香港,但他相信香港人若撫心自問,不會有太多人肯讓子女當兵,「唔通我請僱傭兵呀?呢件事唔make sense架!」。

繼u no gun之後,我們又再聽到一個u no soldier的偉論。筆者向來覺得香港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因為這個城市總能聽到不少世界其他地方難以聽到的奇異之論,聽畢總使人有醍醐灌頂之感。

當今世界各國的武裝部隊招募兵員,可謂八仙過海,各出其謀,但總概而言有二:義務役下的徵兵制(Conscription),和志願役下的募兵制(Volunteer)。義務役和志願役的主要分別在於,前者由國家立法將成年國民入伍當兵列為國民義務,就和交稅一樣,合資格的人士(通常是滿18歲之男性)必須強制履行當兵義務,由不得你喜歡不喜歡,或你的家長贊成不贊成。沒有合理理由而拒絕或逃避服役者,將會觸犯刑事罪行。由於義務役屬於國民義務的一種,國民在服役期間,通常不會獲發薪酬或只有少額的金錢津貼。

相較而言,奉行志願役的國家不實行強制徵兵,類似香港今日的紀律部隊一樣,用公開招募的方式募集有志者入伍參軍。由於服役不是國民義務,志願役採取薪俸制,通過體能及其他測試成功入伍者,將會獲發薪酬、勤務津貼、保險以及其他福利待遇。在一些西方國家例如美國,志願役的薪酬福利待遇相當好,基層清貧子弟入伍服役完畢後,通常都可以成功置業及儲到錢做小生意,晉身中產階層。

至於被王維基形容為「唔make sense」的僱傭兵,實情亦並非如是。舉個例子,袖珍主權國家梵蒂岡的武裝部隊——瑞士衛隊,就是一支僱傭兵。這支僱傭兵除了執行儀仗任務外,亦承擔保護梵蒂岡主權領土和教宗安全的戰鬥任務。在1527年的羅馬之劫中,189名瑞士衛隊有147人英勇戰死,全賴瑞士僱傭兵拼死作戰,抵抗來犯叛軍,教皇克勉七世及其隨員方得保存性命。自始之後,聘請瑞士僱傭兵就成為了梵蒂岡的傳統,一直至今。

香港若然實現主權獨立後,到底奉行哪一種招兵制度,需由屆時的民選香港國會通過立法程序來決定。筆者相信如果行到這一步的話,屆時在香港民間社會和政界之間必定會有熱烈的討論。無論如何,假設到這一步是相當遙遠的事情,由於假設性太多、不確定因素太多,香港能否建立自己的軍隊、用何種方式招募兵員,充滿著不確定性,這絕不是簡單一句:「香港人若撫心自問,不會有太多人肯讓子女當兵」就可以下定論的。王維基草率地作出如此評論,反映了他對國防政策的陌生,一如他自己所言,他近來日日都花6個鐘頭惡補公共政策。看來王先生也是時候找個熟悉防務議題的顧問,惡補一下國防政策了。

光復我香江

後記:97前香港的兩支武裝部隊:皇家香港軍團和駐港英軍,均採取志願役方式募兵,只有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才短暫採取強迫徵兵制,而且只適用於歐洲裔人士。

[政府宣傳片] 1989年 – 皇家香港軍團 (歡迎加入皇家香港軍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dsJ7igF8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