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細個冇乜聽本地歌,最多係日文歌同英文歌,並引以自豪因為我覺得本地樂壇好垃圾。不過凡事一定有例外,而我既例外就係農夫。

當年既農夫絕對稱唔上紅,頂盡都只係知有呢兩個人。當時佢地既路線都算與別不同。唔係千篇一律既情情愛愛,而係一件件人生既迷思、反思同社會現象。第一次接觸依稀記得係富甲天下,當時淨係覺得首歌唔簡單但細細個乜都唔識唔明,最後都係諗唔到乜亦冇再諗落去。以前仲有Foxy 打農夫就會自動出埋其他歌,當年推介「最緊要扯旗」比成班同學聽,一齊上堂唱上堂笑已經係最大既性教育課。當時仲搵到好多唔同既歌,更多係好舊好舊出道無耐既歌,十七年華、廿四、菩提本無等。

果陣覺得佢幾有beat 聽上黎幾正,就放左入部W595日loop日loop。慢慢潛移默化咁開始左對社會質疑同不解,續漸開始接觸陰謀論等等〈佢地既光行紀都係講緊幾有名既illuminati 〉。細細個既我每次聽完都會諗,但年少無知諗唔明,到大個先明佢地d歌點解。回望佢地慢慢由諷刺同批評社會變到兩個普通既歌手,就好似maroon5紅左都變成Pop而唔再係以前既song about jane。

每一首歌都好有意義好有意思,但我明白亦知道,冷門路線同反社會的確好難走上大台。娛樂圈殺人事件都訴說左佢地既無奈同不滿:

以前邊有人識得農夫係乜
但係有人識噏 農夫係得
今日我賣得 你又話我變質
我唔講得太露骨 我怕從此絕筆
得得得 駛乜咁多原則 最緊要咪亂噏
叫我做乜就做乜 直到導演嗌cut
做小丑又得 唔怕一萬唔怕萬一
慢慢佢地唔再批評社會唔再攞敏感題材,改用大路野填詞作曲一樣出色。講夢想講人生意義講感情,仍然保留佢地既特色同定位,只不過係冇左份味道。當我迷失同質疑自己果陣,佢地有偉大航道:
Woo~ 寫俾你呢隻歌
Woo~ 將所有我經過 我做錯 咪學我 再做錯 因此我
Woo~ 寫俾你呢隻歌
Woo~ 想當你跌低過 挫敗過 有力再 去突破

路從來都係難行
但係無論幾難都好
我一定會係度陪你

其實你嚟到呢個世界
係一個安排
你會比你想像中更加偉大
早排一連十幾位學生自殺,令我搵返首十七年華出黎,而你不禁概嘆歷史不斷重演,社會毫無改變:
第二天沒人理會這新聞
第三天沒人理會這新聞
第四天沒人理會這新聞
第五天同類事件再發生
第六天人人關注那新聞
第七天沒人理會那新聞
第八天沒人理會那新聞
第九天沒人理會那新聞

又令我諗起呢兩位童年偶像,再望一望佢地依家出既歌,已經再吸引唔到我買佢地既CD。可能係年紀大有家庭負擔;可能係慢慢同社會妥協;可能係江郎才盡,我無意為佢地既改變下定論,只不過係覺得有少少若得若失同唏噓。雖然稱唔上係佢地既Fans,但樂見佢地撈得風山水起,都有替佢地開心。畢竟00年出道,辛苦左十幾年終於有得入屋,不求佢地再好似以前咁做好Hip-Hop,希望鍾意佢地既人會發掘下以前既佢地,同我一樣會探究同反思下呢個社會。

致我所愛的農夫,和你道謝 和你道別 如告別後 難再會面。感謝你地教識我咁多,陪伴我成長同找尋人生意義。可能十年之後,我都係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再無所謂既原則同堅持,變成一個行屍酒肉既人。多謝你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