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慶祝完九十歲大壽沒多久的英女王,忽然黎明上身大爆金句!

英女王出席花園派對,遇見一位女警官。原來此女警官大有來頭,女王的助手介紹此女警正是去年中國習總夫婦訪英期間的黃金指揮官(筆者按:原句是Gold Commander,我唔識點翻譯,如有錯誤請指正),女王聽見馬上概歎地說了一句:「Oh Bad Luck!」

接待習總,倒霉的豈只這位女警官,女王肯肯定覺得自己是最倒霉的一人,只不過女王身為國家元首,要遵守外交禮儀,不便親口說出自己的倒霉感受。女王卻巧妙地透過跟這位女警閑話家常,聽下女警訴苦,自己和應幾句,順便抒發自己的感受。

女警官向女王訴說:「不知您是否知道,招待習總期間對我來說,是一段十分艱難的時期。」(I’m not sure whether your knew, but it was quite a testing time for me.)

女王諗都唔駛諗,馬上答一句:「I did.」這句I did,言簡意駭。表面上,是禮貌地表示知道妳你的難處。但實際意思係:「駛鬼你講咩,傻婆!我梗知啦,我對足習總兩公婆成日,點會唔知佢地惡頂?」

點知女王越講越嬲,正當女警官講出某個行程小細節時,話都未講完,女王就插嘴話:「The were very rude to the Abassador!」意思係話習總兩公婆當時對大使非常無禮。

又唔怪得女王嬲嬲豬,俗語有話:「唔看僧面都要看佛面,打狗要睇主人面」,習總夫婦竟然對女王麾下大使無禮,就是對女王不敬!

一個負責保安的女警官都尚且覺得習總惡頂,與習總有近距離接觸的人,就更加難受。記得國宴期間,劍橋公爵夫人凱特王妃被安排坐在習總身旁,當時我已覺得凱特十分可憐!大好的一位漂亮王妃,嫁入豪門一心諗住做少奶奶,點知要拋頭露面,如做舞小姐般出來坐檯陪客!如果要出來接待像奧巴馬這種同聲同氣的遠房親戚都還好,點知要坐上窮得只剩下錢的習總鄉巴佬!從國宴期間的新聞圖片,大家可以看到凱特從眼神流露出來的苦悶與鬱結。

凱特係就係慘慘豬,但無法子。嫁入豪門,表面風光,內裡辛酸不足為外人道。還是《紅樓夢》中,賈家少奶奶王熙鳳在招待劉姥姥時,把話講得透徹:「誰家有什麼,不過是個舊日的空架子。」(第六回:賈寶玉初試雲雨情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英國王室這個瑰麗奪目的空架子,是用大量英國人的民脂民膏堆砌出來的。漂亮王妃身上的一條裙子,頭上的一頂王冠,都是國家的錢,但錢從何來?

英國要求廢除君主制的呼聲,從來沒有間斷過,只是有時呼聲較強,有時呼聲較弱。反正但凡英國出現經濟不景,又或者王室犯錯,要求廢帝的呼聲就會特別高。因此,英國王室可謂如履薄冰,要步步為營,唯恐有甚麼把柄被人逮到,又或時刻擔心經濟不景,令君主立憲制覆滅。難得有個土豪金主,從中國老遠跑來英國大灑金錢,管這對習總夫妻惡唔惡頂,英國王室自然要好好招待,做場好戲,反正搞排場是英國王室的職責。又話說回來,要廢除英國君主立憲制,亦不容易,因為這並非單單是政治制度的改革,王室的存在有助保存英國的文化與傳統,凝聚國人,甚至凝聚來自全世界嚮往大英帝國文化的百姓。英國這種文化軟實力非並尋常,值得保留,但真的要花錢,有個土包子習總來花錢花得高興,當紅的凱特客串坐一坐枱,陪一陪客,亦在所難免。

至於習總訪英,也有他的如意算盤。在國內,習總要靠打貪(實況上是打擊異己)以立威;在國外,他要借助與外國元首交往以顯威風,令中國老百姓以為習總真的是習大帝。習總訪英獲女王率眾接待,就好比八十年代香港《省港旗兵》系列電影中的主角,土包子出城來到繁華的都會做大買賣,手上有一大疊銀紙,當然要走進最華麗的大富豪夜總會揮霍一番,才能威給鄉下班親戚看!但歡場內工作的個個都是人,從媽媽生、坐枱小姐到睇場保安,都懂得分辨甚麼客戶有文化修養。像習總這種恃住手上有幾個臭錢而出來也文他武的,自然得不到別人尊重。可憐中國老百姓的民脂民膏,被習大帝拿來為了自己買面子往英國裡送,錢花了還要被英國人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