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南大學副董事長暨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暨澳門基金會信託委員會主席崔世安先生喺呢個禮拜成為咗澳門人最關心嘅人。簡單嚟講崔世安批准咗崔世安審定嘅捐畀崔世安的一億元。好複雜?一啲都唔複雜,因為「澳門一路以嚟都係咁」。

香港同澳門嘅政制有一樣好大分別嘅地方,就係澳門嘅立法會到而家仲未有財政審批權。結果就係香港都尚可以拉下布擋一擋,而澳門立法會只可以「質詢」政府已經決定咗嘅洗費。結果上年澳門政府就拎咗一千億畀廣東省投資(回報仲低過銀行定期),今年就出咗單「自己捐畀自己」嘅怪事,而且好可能係「合情合理合法」嘅添。

就算立法會取得財政審批權(而家有議員提出咗預算法草案),當年2012澳門人袋住先食咗個+2直選+2間選+100選委嘅方案,到而家政府委任同間選嘅立法會議員仲係過哂半數,即係政府完全可以夾硬嚟通過佢哋想過嘅法案咁滯。

到有澳門人覺得嗰一億捐得唔順氣,要政府解釋甚至要求崔世安下台喇,先不論崔生睬唔睬您(尤記得上年五月,但嗰次係立法,未定案,立法會仲可以反對),下一位一樣可以用同樣方式做世界。咁樣理解,澳門政府第四把交椅譚俊榮司長嗰句「區區一億」,又好似幾有道理,反正一千億都冇人理,一億你理條毛咩?仲未計幾多暨大舊生醫生衝出嚟講筆捐款幾合情合理,澳門人叫「謀財、害命」兩間醫院你估浪得虛名㗎。專業人士淪落咗個地方會點你咪睇下香港大學嗰兩件醫生咪知囉,假論文都有囉(學術界死罪嚟㗎),唔爭在貪污啫。

最後,我同您都有納稅畀澳門政府㗎。嗰一億,係喺我哋個荷包度搶走㗎。

您,甘心嗎?

補充:本人收到「一部份」香港及澳門人對拙作「澳門–一個直播叫企跳的人跳下去的城市」一文的回應,特此再三提醒:
(一)文中將出現港澳都有的現象,而香港有人叫企跳者跳下去,是不會令到澳門叫企跳者跳下去的人變成合理的;
(二)同上文之前言,請讀者自行補上「部份」、「有些」等數量詞,閣下自行對號入座到文中所指之缺憾而感到憤怒或難受,本人恕不負責;
(三)本文於青洲寫成,不是澳門最大社團街總負責人吳小麗小姐出身的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