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可法這名字,對於老一輩的香港人應該不會陌生,除了在影視劇偶有登場外,在香港的教科書仍有關於史可法與左光斗的教材,似乎精忠報國、寧死不屈已成為他的身後評價。過往在陶傑還有劉細良當主持的《光明頂》,偶有談及史可法在楊州死守,雖然忠烈但卻要全城百姓陪他一起犧牲,成全他一人的名聲是否合理等論點,我知道陶傑及劉細良一直主張投降是沒有問題,個人也是認同的,不過他們說史可法要全城人陪他攬炒這個觀點,我是略有不認同,因為他守城戰開始時,史可法曾經跟部下說:「此吾死所也,公等何為,如欲富貴,請各自便」,他是完全容許下屬開城向滿清投降,留下離開俱可以選擇,當然選擇留下來的人卻遭遇楊州十日是意料之外發展,只是史可法倒不是劫持民眾取光環。

言歸正傳,在之前關於馬士英的文章提及過,史可法在歷史上開始發光發亮踏上神壇,是南明的弘光朝開始,當時祟禎自害,南京群臣商討擁立新君,以東林黨為首包括史可法認為應立潞王,史可法認為潞王較賢,福王有七個缺點,包括貪、淫、酗酒、不孝、虐待下屬、不讀書、干預官吏。然而東林黨迎潞王拒福王的主要原因,是過往東林黨在萬曆年間在立儲君時與當時福王的父親老福王有過節,怕小福王登基會報復才選擇潞王,對於福王的指控也不盡事實及不公平。

春秋年代,齊桓公問管仲:「吾欲使爵腐於酒,肉腐於俎,得無害於霸乎?」意思是齊桓公問管仲,我這個人好酒、好色、好享樂,會不會害霸業。管仲認為這些都無損霸業,只有知人不用,用人又疑,任之又找小人而參之,才損霸業。所以東林黨只是將明朝弄至如斯田地的責任完全推卸給繼任人,也為自己與福王的私怨找一個好聽的藉口包裝,實際福王不會干預官吏,因為他基本上不理朝政,完全將權力放任給下屬,如果東林黨是有真材實料,也一樣可以營造齊桓公與管仲的時局。

另外東林黨認為潞王賢明更是人唔笑狗都吠,潞王只是愛古玩說話比較不粗魯,所以東林黨就覺得他賢明,綜觀整個南朝的繼任人,唯有唐王隆武帝才有資格當之無愧,所有明朝宗室自誕生後開始,個個衣來伸手飯來將口,享盡特權榮華富貴衣食無憂,唯獨唐王朱聿鍵曾經被圈禁,飽受過折磨與歷練,做人處世自然與其他宗室不同。

本來史可法與馬士英也傾向擁立潞王,但後來史可法卻怕兩邊支持者也得罪,決定自己率兵南下迎立桂王,因為這個難以理解的決定,導致兩邊支持者得罪了,甚至桂王也覺得史可法在玩弄他單純的感情。結局是東林黨與史可法劃清界線,史可法被排除在弘光帝的權力核心,他由南京一線大臣淪為二線大臣。至於史可法這種行為,直接導致南明往後的幾任皇帝成為傀儡,正如當時楊州進士鄭元勳批評史可法所言:「……豈可捨其孫而立侄?應立者不立,則誰不可立。萬一左良玉、鄭芝龍等人各有所意,挾天子以令諸侯又誰可禁之?……(省略)」

新皇帝登基後,南明對於滿清、大順及張獻忠需要訂下不同政策,由於祟禎死於大順之手,馬士英及史可法等人又被吳三桂的書信所誤導,他們認為大順是首要敵人,與滿清劃江之治是沒有問題,倒要雙方聯手消滅大順朝。這方針是後世批評南明的最多的地方,但這只是抽空了實際情況事後孔明的見解,過往流寇本降復叛,態度反反覆覆,本來明與他們已經缺乏了合作的信任基礎,聯大順抗清或聯清抗大順,最終結果都是餘下兩強對立,大順覆亡餘眾尚且會幫南明抵抗滿清,難道將滿清遂出長城外,滿清餘部會跑來幫大明?

整個弘光帝戰略失誤,在於史可法沒有在這空檔期整合到四鎮總兵,本來他曾經有過這機會,卻因為他的離地扮中產性格一閃而去,當時四鎮之一駐徐州的高傑被暗殺,其部隊群龍無首,另外三鎮想吞併高傑的勢力,只是馬士英制止,命史可法親擁立高傑兒子高興平為新帥,高的部屬希望史可法認高興平為義子,這樣可以更緊密將史可法及高傑軍團聯合起來,只是史可法看不起這些賊眾出身的軍團,拒而不受自己還兵揚州,這讓高傑的軍團感到失望及覺得被看不起,最終這些部隊輕易投降於滿清,還成為征討南明的主力軍。(註:實際上馬士英也是壞事的推手之一,當初四總兵挾兵自重,他為了爭取回這四總兵的控制權,在高傑死後派自己親信安插在軍隊內,也是令軍隊離心離得的原因之一)

當時南京城內朝廷也並不閒著,東林黨繼續擔起群鬥本色,屢屢攻擊馬士英,這時候發生了「假太子」案件,東林黨立即認定這位假太子是真太子,還書寫文章攻擊弘光應退位讓賢,最終「假太子」案平息,卻導致湖南的左良玉以清君側為名,起兵殺往南京,滿清也由北方南下,南明弘光朝遭到兩線夾擊。這時候弘光朝廷決定先調黃得功及劉良佐二人前往抵禦左良玉,左良玉在起兵中途病死,其子左夢庚繼續率兵前往南京,沿途燒殺搶略,被黃得功擊敗,及後左夢庚率整支部隊向滿清投降,本人還加入八旗編制。

至於滿清由北路入楊州,沒有遇過甚麼抵抗,四鎮中的前高傑軍團部將率軍向滿清投降,史可法發援兵令廣集於楊州城,卻只有萬餘軍響應,這時史可法應該有兩萬名守軍左右,滿清前鋒軍隊是前明朝降將許定國,到達後在楊州城外佈陣等待清軍主力,這時候明將劉肇基建議史可法應乘滿清主力未到前,擊潰滿清前鋒以振奮士氣,史可法本來個性都是沒主見,推辭說等待敵軍疲憊。後來有下屬勸史可法,既然你選擇死守城池,城外有不少樹林,應盡快清理防止清軍藏兵架砲,史可法居然說那是明朝李春芳家族墓地,不想損毀功臣墳墓,這讓很多下屬感到失望,導致後來守城途中不少人離城投降,就是最前面我所描述的:「此吾死所也,公等何為,如欲富貴,請各自便」的出處。十五萬清軍只需數日便攻陷楊州城,史可法被擒拒絕投降遭殺害,這方面他比東林黨的同伴有氣節,至於屠城一直是滿清的習慣,由努爾哈赤開始都是屠城燒光搶光,絕不因為史可法的光環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