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0日,天文台早上7時35分發出紅雨警報,遲了10分鐘,教育局於7時45分才下令停課,凸顯香港特衰政府無能之極。大批家長叫苦連天,說要上課的子女早已出門口,在路上徘徊更加危險。有的家長又要急於把幼童接回家方能上班,方寸大亂。

後來梁振英出來解話,說甚麼天文台掛紅雨警報是基於「科學決定」。奇就奇在,又有好多人收貨,不少一向反政府人士及非建制派立法會議員,都跟梁振英口吻一致,幫政府解話。

如果政府氣象部門真的以天氣論天氣,單純以科學數據做決策,絕對無問題。天文台理得你人類是否出左門口番學丫,總之量度出來的科學數字話,果一分鐘要報紅雨就報,要掛八號風就掛,咁係無問題架。

問題出於,無幾耐之前,有人質問點解香港天文台係隸屬於經濟局,但有官員就話天文台的決策影響經濟活動,不能單以科學做判斷!

咁咪又係龍門任你搬的實例囉。天文台如果堅係以科學做決策,咁就由頭科學到底,你鬧天文台無所謂架,要算帳找上帝啦,又唔係天文台下令要打風落雨。

但政府之前又講明天文台決策受政治和經濟情況影響,出左事俾人鬧,又要用科學論科學做擋箭牌。好啦,公就你贏,字就我輸好未?明明街上打緊大風,稍為纖瘦的OL都會險被吹走,但在李氏力牆的左右下,天文台死都唔肯掛八號風球,咁係為左「經濟」大局而作的決定!但當某日準時返學的學生早已出門口,天文台才發放紅雨警報,學生家長出口埋怨,政府又出來解釋是「科學決定」,搵鬼信咩!

2016年1月有報導指立法會議員陳偉業在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質疑為何天文台隸屬於商務及經濟局,而不是環境局。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回應指,天文台無論撥歸哪個局,都可以透過跨部門合作發揮其功能,所以隸屬任何局都並不重要。

好了,我們看看5月10日的紅雨事件,天文台發出紅雨警報後,教育局遲了10分鐘才下令停課,到底這是哪一門子的「跨部門合作」?不要少看這短短10分的延遲,在返工返學這個繁忙時間,差10分鐘就差好遠!更要命的是,很多學生在上課途中知悉紅雨警報,立即打電話給家長詢問是否仍要繼續回校,家長上教育署網站求證卻死機登入不了,叫天不應叫地不聞,徬徨之極,可想而知。又有心水清的網友告訴我,根據相關法例,教育局有權自行判斷是否下停課令。如果天文台跟教育局真的有「跨部門合作」,那麼天文台可以一早將降雨或風勢預測告知教育局,令教育局可提早在學生未出門上課的時間就下達停課令。

可能有人仍然會替政府講好說話,說天意難測,天雨影響,大家無人想這樣,如果不是天氣突然轉變,大家不會這樣徬徨,所以不要怪責政府了。問題是,正正就是因為大自然變化萬千,人們才需要組成政府,市民交稅和交出若干私權而化作公權,供養一大班政府官員為我們籌謀,處理各種危機。如果話天災不要怪政府,倒不如說如果世界沒有天災,我們根本不用政府,養一大班垃圾庸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