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看新聞看政治太多了,我間歇有點政治疲勞,今天停一停,談點花生滿點的好了。

其實小時候看四大天王最不喜歡就是黎明,可能因為不太喜歡抒情慢版的情歌,當然相反郭富城就是四人最喜歡的,快歌嘛。不過不單是抒情慢歌的問題,就覺得黎明這人說話沒有陽剛味,聲線陰柔,有點受不了,然後消失一段時間後再見大家,說著一些聽不懂的奇怪說話,很難不對這個人翻白眼。除了一句他跟雷頌德私下常說的「創意無限」能夠聽得入耳,反正他平時金句之多,腦子一定時常走出一些奇怪的東西。

然而人長大了點,回想一下他的金句其實有點意思,例如空肚食早餐,是早餐前先喝水 (其實我也會);核心外圍是核心內圍其實是在說你從球體外面還是內部的角度去看其實都是同一個表面,只是他不是過度簡化原理,就是解釋得太複雜而已,不過感覺他有點哲思,有點直接,至少不是白痴。

近來他舉辦的演唱會,開騷前兩小時出現問題,食環署不發牌,他出來親自道歉。……什麼?親自道歉?片段放上臉書之餘還親自出來向現場的人士道歉,我不禁回想我有多久沒見過一個有名人士出來親自道歉啦?不論政商,甚至藝人,有事就一堆公關幫忙拆局,道歉都只是公關回應,或者書面回應,需要道歉的本人去哪裡?而黎明即時變了香港清泉 – – 勇敢、真誠又親民。加上後來一個臉書親自直播演唱會,我看著都變心心眼。

當然花生不會停,人版不嫌少。黎明洗版潮後就是前幾天的「遵理名師」Oscar Ma食女事件。一個補習導師利用崗位之天時地利人和食女學生,其實本來就沒太大問題,男歡女愛你情我願,又不是衰十三。但在女生在討論區萬言訴苦,拋下一大堆證據指證負心漢後,男方不只不認賬,而且用盡方法抹黑和解釋沒有這件事,只是有人存心害自己清譽。更有趣的事,校方在對話訊息出現而輿論發酵時,言詞隱約地一口咬定OM是受害者,一切都是女方捏造。

對話內容有時間標示,上年8月到現在大半年的時間,要用兩個號碼,逐句修改電話的時間然後出text,造假真的極困難,這點已經差不多完全斷定證據真確。這時OM仍然覺得是偽造?然後女生貼出到他家中的相片,他說是以前女友影下的相片,但會在這個女生的手上?默認女生就是女友嗎?一定不是,OM本人臉書仍然不停放著已交由警方跟進,解釋相片屬何人,又說自己被人騷擾云云的影片,矛頭都指向女生。

而學校方面,六月娘初時盲撐OM,然後發現證據夠了就開始轉移態度,由報案改成備案再改成搞獨立調查隊 (高登林祖舜刪除女生在討論區的萬言書十歸其九都是這個白痴原因),其後再宣佈OM請辭,並且為對公眾造成困擾而致歉,是在臉書寫的。

有趣的是由此至終OM跟學生都沒有對公眾承認OM跟女生發生過關係。當然OM跟學校方面更加沒有因為所有傷害女生的言論或行為而對女生道歉。

我不明白,充足的證據放在面前,OM跟學校都可以完全逃避責任,不去承擔後果,OM請辭就等於不用作任何解釋和道歉,即是說OM在將來其他工作上都可以繼續以同樣的方法食女與及傷害人,而學校可以對自己的言行不負責任,任由過失隨風飄去,任由導師可以傷害其他人而不用負責。事情不會因為他們的回應和行為就結束,一定就是繼續讓網民的怒火把事情發酵下去,這不就是OM跟六月娘自我斷送自己前途和學校的聲譽一樣?還是他們覺得自己好像政府和財閥一樣有權有勢有錢可以完全漠視大家的憤怒一樣能生存下去?想一想都覺得蠢死了,而且OM是教通識的耶,有夠諷刺哈哈。

政商名人不道歉變成常事,認為說話漂亮一點,利用一點漂白事件的公關手段就可以逃避責任,而又令自己有面子,繼而令人對事件不了了之,公關手段真是萬能,難怪現在上樑不正下樑歪,人人有樣學樣用語言偽術去騙財騙色騙聲望,就算為人師表的人,就算培育人才的地方,都可以完全沒底線的用盡公關手段去掩飾自己傷人害人之事。

可惜的是,大家都看慣了這些下三流技倆,一眼就看得穿OM和校方不是真誠道歉和悔改,大家輕易就看得出事情的端倪,由這個垃圾中共殖民政權統治香港開始,每一天都是大話,這幾年變本加厲,完全不掩飾自己的惡行,怎能會聽不懂?就靠著政府對我們日夜訓練聆聽語言偽術的技巧,一切都由公關變成關公災難,由關公災難變成真正會令自己滅頂的災難。但偏偏因為香港人只要覺得人人都會中招可以全民攤分政治成本的話,就喜歡縱容以好聽的說話掩蓋著暴虐的行為,縱容好聽的說話去催眠自己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fine。其實831框架落閘時才知道騙不了自己,其實是不是有點遲?

說來可笑,真誠道歉變成由家家吃得起的咸魚白菜變成一世人也未必能吃到的鯨魚肉。或者要救香港,我們需要的是更多的「真誠」和「勇敢」,而不是公關和手段。我們在文在武、面對花邊新聞、或者是見義救急、還有政治打壓,都需要成為「黎明」。

唉,說好今天說花生,又扯上政治。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人能夠不理政治,身邊滿滿都是政治,包括你在吃得快樂滿足的花生。難道他們都是隱居山林,又或者是住在太平洋的孤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