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在高登討論區出現一個名為「我和補習老師上床了(長文慎)」(原名不詳+原文已被刪)的帖文,講述遵理學校通識科名師Oscar Ma涉嫌和女學生發生關係後始亂終棄,女學生被其欺騙感情和處女之身後到高登將自己的經歷抒發出來並且呼籲其他巴絲打多加提防。事件成為這兩天的熱門話題,很多人在討論這是否道德以及判斷誰是誰非,涉事教師以及其所屬的遵理學校都分別對此事作出回應(包括涉事教師聲稱已報警處理、遵理集團創辦人兼主席梁賀琪(June Leung)亦經已報警及「呼籲」當事人聯絡她),但卻演變成連串公關/關公災難。或者筆者嘗試從道德問題和關公災難兩方面去談談。

從道德方面去看,筆者認為即使涉事教師在法律上沒有違法,在這件事上是不道德。由於事主已經年過16歲,而且從所有當事人公開和涉事教師的對話截圖和片段中可見,他們發生關係是在你情我願的情況下進行(如果事主不同意而涉事教師強行和事主做愛,那就是強姦了),因此有人認為當事人也需要為她對感情的不智和入世未深而負上責任,但這是否將涉事教師的行為合理化:因為有女學生對他有真感情而投懷送抱,因此涉事教師和女生發生關係後始亂終棄也是人之常情?

這當然是不合理的吧!筆者在高中都曾經到補習學校上補習班,無可否認補習老師和學生之間並不是單純的師生關係,其實是服務提供者和消費者的關係,補習老師提供教材、教學影片、課後支援等服務,而學生就從補習老師中學到學校學不到的應試技巧、歷屆試題、貼題等服務。筆者認為是次事件並不是老調重彈的去探討補習教師和學生之間是否可以有更親密的關係,因為涉事教師和當事人是否真的相愛是他們自己才知道,而且並不是這次事件的重點;重點是涉事教師利用女學生對他的愛慕和信任去滿足自己的一己私慾,甚至難聽點說涉事教師只當女學生是他的洩慾工具,欺騙女學生對他的感情和女學生的處女之身,讓女學生一生因對涉事教師的真感情而不幸蒙上污點。而且這樣的行為已經超出正常服務提供者和消費者的關係(師生關係),因為涉事教師利用他作為教師的身份去欺騙一個對他付出真感情而且入世未深的女學生以滿足自己的性慾,而涉事教師明顯根本不愛那個女生,這是人類社會中的道德規範都無法接受的。即使你沒有違反法律,你也是不道德的,在於你利用教師的身份去欺騙女學生的感情和肉體,對她造成未能預計的影響。

另一方面筆者想談談關公災難,或者要分開涉事教師和其所屬的公司遵理學校的回應來說。涉事教師一次又一次作出行動去回應,包括在他個人Facebook拍片澄清以及報警處理,然後再出一帖去展示自己家中和養的那頭狗的情況去證明事主在說慌,但這都是一次又一次將事件愈描愈黑。首先,報警這個舉動就已經證明你有問題,如果你認為這些都是當事人在偽造事實,最理想你方法就是當沒有事發生,你現在去報警不但令人質疑事件的真偽,而且你在報案後沒有即時公開報案編號(後來由June Leung報上和指出以「不誠實使用電腦」的罪名提告),更令人懷疑你借報警的舉動去先發制人,逼令事主停止這些對他聲譽有損的舉動。

另一方面,涉事教師把家中的情況貼上Facebook,照片的尺寸和檔案名稱亦引網民找出破綻,找出證據證明你為了開脫女生的指控而改圖回應,這都沒有為事情降溫,反而更加令人覺得你「身有屎」;至於說願意就重要部位「驗明正身」,先不評論你的重要部份有沒有人想看,而是你這樣反而更加令人覺得你有做過而想洗脫嫌疑!涉事教師根本低估了網絡世界的威力,不是你回應就可以令事件不了了之,而是令當事人拍片去證明你在說謊,就足以證明你愈回應就令事件更不明不白。

同時,遵理對旗下教員Oscar Ma發生的事情的回應和處理也是強差人意,主要發生在遵理集團創辦人兼主席梁賀琪(June Leung)身上。在事件剛發生初期,June在她其中一個Facebook中貼了一張相說師生戀是沒問題的,但後面卻以一個權威和高高在上的姿態去指控事主是抹黑旗下的導師,甚至暗示事主是來自其他補習社的打手,借事件去打擊Oscar Ma,這樣的說法和香港職場上喜歡先入為主的老屎忽有何分別?這樣的說法是對當事人的二次傷害,你是為了保護旗下教員在補習社裡的教席而站在高地上指責事主是別有用心的抹黑Oscar,還說「小朋友,位,並唔係咁上的!」更加好像是遵理向該女生宣戰一樣。而且你叫涉事女生主動聯絡你,根本從外人的角度是希望將事件大事化小,希望給予當事人補償甚至叫當事人收口,但更諷刺的是你支持涉事教師報警處理,似乎遵理根本無意令事件降溫,反而希望到最後結集全遵理的教職員、忠實粉絲和打手的壓力,逼令女學生澄清事件的真偽,這樣是教育工作者的所為嗎?

然後或者遵理勢想不到女生真的在YouTube拍片把她和涉事教師的Facebook Inbox和Whatsapp對話紀錄公開(這時候仍有一些人懷疑對話的真偽),June才在Facebook稍改口風,再次叫女生聯絡她以還她清白,否則遵理會報警處理,抑或女生可以報警向警方指出涉事教師報假案,但筆者認為這些都只是再一次證明你六月娘和遵理是為了護短而無所不用其極,而且亦再一次有意無意指當事人是在搞事,整間學校的形象可謂因Oscar Ma一個人而賠上了。昨晚當事人又再繼續於YouTube上把自己和Oscar Ma的對話再公開一次,以證明說謊的是Oscar和遵理一方,更加是摑了遵理一巴。

到了今天凌晨,遵理學校Facebook專頁發聲明指會成立三人獨立小組去調查此事,並且宣佈Oscar Ma將暫時停課待調查完結為止,筆者根本不知道這樣做有甚麽意義,你們不是已經交給警方調查嗎?再成立獨立小組是為了幫助涉事教師洗脫嫌疑,還是為了幫助還女學生清白以及對涉事教師作處分,以恢復學校因此事一沉百踩的聲譽,至少筆者不明白June和一眾遵理高層的思維,你們至少都應該就你們的不實指控和抹黑向當事人致歉。若果你們已經報了警,但又再成立獨立調查小組去調查此事,筆者很懷疑一來你們有否浪費警力以至妨礙司法公正,二來筆者認為你們此舉等於承認事情假不了。其實你們對此事不回應,或者當初立即發聲明和涉事教師劃清界線,讓涉事教師自行處理以及與學校無關,那或許不會令學校的聲譽和名聲過份受損;但你們選擇與涉事教師「共進退」,遵理學校在DSE時代起建立的聲譽今次可謂「一Q清袋」!

總的來說,涉事教師是次即使沒有犯法,也不代表你利用教師身份食女學生是道德和應該合理化;而涉事教師、June Leung和遵理學校對事件的回應和行動,不單是又一個的公關/關公災難,同時根本是愈回應愈幫倒忙!但事到如今,筆者認為公眾應該給予當事女學生一個喘息的空間,畢竟她在身心皆受傷害的情況把涉事教師的惡行公開,是需要很大的勇氣;而涉事教師及其所屬的遵理學校亦不應再對女生作二次傷害,甚至用其他不齒的手段或說話逼令當事人收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