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講過,八九十後係被孤立的一代。呢句說話令我思考咗好耐,代溝係必然會存在嘅,但係點解呢一代會直情變咗孤立呢?又或者應該問,點解我哋呢一代會覺得被孤立呢?而其實所謂嘅孤立又存唔存在?

我先唔直接答你,我用例子答你。筆者曾經於中學時期喺某一青年中心成立咗個青年劇團,做過小型表演,亦有公開演出。我哋今次會試吓由舞台劇開始睇吓,上一代同我哋有幾隔離。

當年其中一套製作喺講關於LGBT,其中一幕我哋需要用到介刀。當然介刀係危險嘅,所以我哋將入面刀片攞走。而居然我哋中心嘅supervisor ban咗我哋用介刀,理由係:我聽到介刀咔咔聲會好不安!

咁當然你可以話,道具啫,換咗佢咪得囉。

出場刊嘅時候,我哋嘅設計係以男扮女裝及女扮男裝嘅相,油畫化,分別作封面底。每本場刊都會擺喺座位上,而我哋嘅supervisor見到,亦都係覺得有問題。佢要求我哋只可以將女扮男裝嗰一面作封面,理由係:我見到會覺得好不安!

咁當然你可以話,擺位啫,掉轉兩面使死咩。

有一次攞咗一批funding諗住做一個叫港島東保衛戰嘅show,喺導演同演員都仲係揣摩緊套戲嘅訊息嘅時候,主任:「你個劇本影射香港東北吧。都係果啲啦,唔知你寫乜,總知唔比做。」成個show無埋。

個主任嘅年紀,正正三十幾歲嘅中女。

本身嘅社會制度下,年青人要發展讀書以外嘅興趣已經係難過陳七射十二碼。家長無支持,政府無資源,制度無彈性。對我哋嚟講,逼得我哋落此窘境嘅就係我哋嘅上一代。我哋每一絲嘅機會,每一點嘅興趣,每一滴嘅創意,還未萌芽已被扼殺。呢樣不單止係家長,係成代嘅心態問題,甚至成為咗社會進步嘅枷鎖。

上一代係喺經濟奇跡下成長嘅一代,佢哋嘅精神確切係獅子山精神,但係呢種精神帶嚟嘅所謂「打不死/絕處逢生態度」,並冇想像中咁正面。「唔好怕蝕底」,「最憎政治」,「唔拉晒你哋坐監算好彩」,「唔好吓吓賴政府」,「搵食啫」,「最緊要買到樓」。喺我哋開火前,我哋有必要試吓做啲我哋好少做嘅事,認真思索吓佢哋嘅成長背景係點樣造就呢一班人,再諗吓呢件事存唔存在,又或者點樣誕生。如果你純粹想搵吓共鳴或者發洩,可以skip咗呢part(from # to #)。

#佢哋剛出生嘅年代就係殖民前中期,一開始英國政府都係以愛理不理嘅態度對待香港同香港人,社會嘅上層都係外國人,當時階級嘅區分基本上就係被殖民者vs殖民者。但係一過咗七八十年代,港英開始實行番一啲政策改善社會環境,而社會亦都儲夠一定嘅資本發展,再加最上層嘅殖民者開始離開香港,創造咗好多”room at the top",霎時間香港遍地都係機會向上流,亦確切有一班人把握到呢個機會成為中產甚至資本家。即使唔係嗰班成功爬升嘅人,呢樣嘢亦成爲咗佢哋呢一代嘅象徵,佢哋甚至可以話係一個榜樣。努力會有回報,成為佢哋嘅標誌。

另一方面,當年大家都知道香港根本未有任何本土意識凝聚過,更談不上參與政治。而當時嘅政府都真係幾yaya烏,佢哋嘅經濟奇蹟係佢哋眼中係完全憑自己雙手創造嘅,所以某程度上佢哋唔會期待政府幫到佢哋好多,最多只係幫手比吓福利,分分鐘就好似當係中學班會咁。

再進一步講,所謂第一代嘅香港人只係一班由大陸走難落嚟嘅難民,最大嘅幾批包括國共內戰,共產黨成立同埋文革,三樣基本上都係為咗逃避共產黨。所以好多時你都會聽到啲老人家講「當年共產黨真係好恐怖」。基本上佢哋係當香港係一個避難所,好難有身份認同而言。而時間線上嘅第二代,亦即係第一代擁有香港人呢種身份嘅佢哋,對大陸嘅態度就係阿燦,無文化,但係某程度上亦喺潛意識入面保留咗恐共心理,藉住持續嘅嘲笑嚟掩蓋自己心入面嘅恐懼。試諗吓,假如你真係覺得佢哋咁低賤,你有冇咁好精力去天天月月年年指住佢哋嚟笑到永遠?

更加唔好忘記,「香港人」呢個身份甚至「本土」呢一個思潮係好近期先建立緊嘅事。正如啱啱講,初代香港人只係一班難民,佢哋只係咁啱在獅子山下相遇上,想用歡笑掩蓋唏噓。再到第二代,大家嘅老師/專家都會同大家講許冠文英傑時代開始幫大家建立何謂香港人。但係再諗深一層,身份嘅背後無堅實嘅文化或者核心價值去支撐只會流於虛無,所以香港人對佢哋嚟講只係單純一個國籍(區籍)。但係呢個身份當然唔會完全係空心啦,咁有乜嘢可以擺係呢個核心嘅內圍呢?就係講過嘅努力有回報啦,講到底,姐係錢,最易令人同價值腐化嘅事,漸漸佢哋嘅身份,「香港人」核心嘅外圍都被金錢覆蓋。

大家開始了解佢哋未?(了解非體諒)而不幸地佢哋呢班人基本上佔據90 %嘅社會上層空間,佢哋嘅價值觀就自然成爲社會主流價值,而完全對立於社會現實同我哋嘅價值,因為佢哋係出生於一個夢幻世代,佢哋嘅價值觀係只適用於佢哋嘅年代。例如所謂嘅多勞多得,係整個社會因從殖民時代轉型而創造出嚟嘅room at the top,縱觀整個香港歷史同未來走向(因為我唔熟世界歷史),基本上唔可能有第二次,因為係包含經濟結構轉型,再加上社會人口成份轉變,同埋本身香港特殊環境加晒上嚟所產生嘅機遇,名副其實一代功名,一生一次。

好啦開始長氣啦,講咗咁耐,係咁講話個環境點樣做就佢哋嘅出現,唔通佢哋自己本身冇責任咩?應該咁講,環境點樣變遷,佢哋的確掌握同改變唔到,佢哋喺嗰個時代背景之下亦都冇做錯,但係佢哋絕對可以憑自己嘅意志去改變自己。大家都知道,夢幻嘅時代已經過去,呢個社會嘅階層已經不復有流動可言,中國亦唔係咁容易,或者話唔會鑑粗嚟,政治再唔係距離咁遠。佢哋話我哋戀殖,其實根本係佢哋戀舊。佢哋都愛香港,但係佢哋都唔相信,或者唔願意相信,或者唔想相信,而家香港嘅真貌已經完全唔同晒。佢哋以前嘅生活其實好簡單,有位就上,有嘢就做,唔使理咩政治,直情連政策都冇需要知道點做出嚟,用就得啦。但係佢哋以以前嘅思想生活喺而家嘅香港,只會乜都唔夠膽試,只係循著制度而行,無疑係作繭自縛。

如果你係文中所講嘅上一代,請嘗試理解一吓呢個世界。如果你唔係,請試吓勸喻吓佢哋,或者你都可以試吓轉種視角同佢溝通,話唔定效果超群!

#上一代真係好煩呀。

當然你可以話,其實全部都係我哋嘅主觀感覺,其實個社會無我哋諗得咁差呢。當然我都不反對,我都不應同不能反對。好似幫我check文個friend咁講,呢個究竟係世代交替嘅常態,定世代嘅變態呢?

其實(覺得)比上一代繭所縛嘅人社會上比比皆是,呢個年代之隔已經成為咗成個社會各方面進步嘅阻窒。就好似文首提過嘅戲劇咁,當連藝術都被打壓嘅時侯,我哋究竟仲剩低啲乜呢。

當然,我哋呢一代係被孤立嘅一代,同時都係(最後)希望嘅一代,但係面對重重壓逼,有餘力反抗嘅只係寥寥數人,而且前路艱巨非常。好似頭先提過被滅聲嘅劇本,大家都知道藝術係香港發展嘅空間少之又少(連lobster都冇上就知有幾不濟),好似呢位編劇咁肯寫呢啲咁敏感嘅嘢香港有幾多個仲生存緊?而呢個劇本,喺被個中心滅聲之後,終於有機會重現人前啦。今次呢個港島東保衛戰,之後會喺沙田大會堂上演,製作團隊無任何水喉,要自己攞錢出嚟做晒所有嘢,佢哋嘅下場一係就蝕,一係就蝕到仆街,一係就蝕到仆街死。如果大家有興趣了解吓套戲甚至買吓飛,都可以睇吓下面條lin。(故事背景係「港島東被九龍人入侵」。而入面講咩信息就可能要大家自己睇吓啦)如果想知多啲關於套戲嘅事,都可以去高登post到討論下,筆者遲啲都將篇嘢po去高登,有興趣就幫手喺創意台推吓(應該沉咗)。https://www.facebook.com/%E5%A3%B9%E5%9C%98%E5%92%8C%E6%88%B2-%E6%B8%AF%E5%B3%B6%E6%9D%B1%E4%BF%9D%E8%A1%9B%E6%88%B0-1013086958734898/

最後,我衷心希望大家有時可以停落嚟思考吓成個社會,當然某程度上係而家呢個年代,思考未必係主流,甚至有人認為會拖累到行動(其實只要你諗得透徹應該唔會,可以睇吓我上一篇文),但係始終人唔思考,個腦就會廢咗。或者可以當係思考練習,話唔定會從中得到啲新體會。

利益申報:套戲嘅演員之一。雖然後面係宣傳,但係想寫呢樣嘢好耐,希望有機會寫埋下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