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聯辦駐香港聖公會的代理人管浩鳴近日對傳媒宣稱香港聖公會將於今年九月起終止作為崇基神學院的支持教會。管浩鳴更厚顏無恥地說「分手」原因並非政治理由,而是由於過去二、三十年聖公會已經沒有再資助神學院,故關係早就名存實亡,理應終止。人而無儀,不死何為?一個人到底有多無恥,才能大大聲聲的說自己三十多年來也沒有盡應盡的責任,所以要「中止關係」?若有一個丈夫以「三十年沒有給妻子家用」為離婚的理由,這人應當去死。

 

退出崇基神學院,對外,聖公會故然愧對崇基,但對內,聖公會更是愧對自己,忘記了自己的歷史,以及為何崇基學院和崇基神學院會成立。

 

崇基學院成立於1951年。1949年共匪奪權,教會被迫害,基督教大學被共匪強奪、拆散和重組,於是其中13間中國大陸的基督教大學逃到香港復校,當中包括:之江大學(1845年成立)、華中大學(1871年成立)、華西大學(1871年成立,前校長馬臨的母校)、上海聖約翰大學(1879年成立)、嶺南大學(1888年成立)、金陵大學(1888年成立,前校長李卓敏的母校)、東吳大學 (蘇州)(1900年成立)、齊魯大學(1904年成立)、滬江大學(1906年成立)、華南女子文理學院(1908年成立)、金陵女子大學(1913年成立)、福建協和大學(1915年成立)及燕京大學(1919年成立)。由美國聖公會上海主教施約瑟創立的聖約翰大學在中國亡國前,有「東方哈佛」之稱,原名為聖約翰書院;1905年起聖約翰書院正式升格為大學,設文學院、理學院、醫學院、神學院四所大學學院以及一所附屬預科學校,獲美國政府承認。為清末和民初的中國政界、商界、學術界和宗教界培育了大批人才,包括顧維鈞、宋子文、林語堂、徐誠斌等。

 

面對1949年的國難,為了傳承聖公會聖約翰大學的精神,聖約翰大學原校董會主席歐偉國聯同其他流亡的基督教大學組成崇基學院;當時聖公會港澳教區亦積極協助,最初借出崇基學院創辦之初,僅有學生63人,借用聖約翰座堂及聖保羅男女中學上課,後來在美國之「亞洲區基督教高等教育聯合董事會」、紐約之「嶺南大學基金委員會」與英國倫敦之「亞洲基督教大學協會」,以及香港各界人士及教會的捐助下,租賃堅道房舍及下亞厘畢道之聖公會霍約瑟紀念堂為校址。1956年,香港政府批出馬料水村為崇基學院永久校址,更在附近增建火車站。儘管1963年中文大學成立後崇基學院被併入中文大學,崇基學院依然保留神學院以及書院教學及生活,傳承教會辦學的理念。直到今日,中文大學崇基學院仍是全香港唯一一間設有神學系的公立大學。當中聖公會一直是重要的參與者、支持者和持份者,而聖約翰大學的精神一直在中文大學崇基學院裡流傳下去。 如今香港聖公會厚顏無恥的宣布不再支持崇基神學院,象徵聖約翰大學的最後血脈在崇基將永遠成為歷史。

 

崇基學院校董會聖公會代表為諸聖座堂的范晉豪座堂牧師,而崇基神學院校董會主席則為聖公會聖三一座堂前座堂牧師陳衍昌法政牧師,另外崇基神學院校董會還有兩位聖公會代表,分別為聖士提反堂主任牧師葉錦輝牧師及聖公宗(香港)監理會鄒小岳律師。請上述人士逐一公開回應以下的問題:(一)爾等何日請辭?(二)爾等是否同意退出崇基神學院支持教會之決定?(三)香港聖公會會否向崇基神學院馬上支付近二、三十年來一直應該支付卻沒有支付的資助?(四)爾等會否覺得自己愧對聖約翰大學先賢?

 

香港聖公會你食屎啦。

 

利申:英格蘭聖公會會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