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傳 補習界導師跟學生妹妹上床,中出即飛。Facebook跟Whatsapp對話流出,引起眾人討論師生戀、導師人渣,操守問題。十分遺憾,其實只是冰山一角,源於教育商品化。

教育商品化,源於三大理由:

  1. 香港考試規則跟課程僵化,重理論輕實踐。
  2. 政府硬推副學士、高級文憑課程。
  3. 新移民來港不斷,但學額不變,競爭激烈。

香港考試規則跟課程僵化,自古以來都是這樣。由主權移交前至今,主張試題操卷,但最初題目都是參照外國試題,難度稍有加減,由初頭沿用計算、概念、闡釋多方面考核學生。唯到若干年後,大約2000年開始,香港會考跟高級程度會考題型變化比以往少,主張基本概念和理論闡述。應試學生就開始由理解課本,轉由操練試卷或背誦貼題,食咗成本 Marking Scheme。一人如此奪優,其他爭相仿效。
畢業出來的,自然重理論輕實踐,什至鼓吹記憶良好,懂用術語去申述一些不明所以論點。多用難澀的言語,只是巧妙利用術語,故作高深,並不代表高明想法或分析。只是講者利用模糊的語言,表示模糊的腦袋。從最近周庭評論丁權處理一文,多次抄襲嶺大學者的文章去再作闡述,就可以證明一二。

政府硬推副學士、高級文憑課程,是主權移交下,加推中港融合的經濟產物。當時香港經濟主張金融、服務,已走向資本化,務虛吹水,售貨者眾成為打工主流。身邊的香港人日日見到企街推銷,電視媒體賣廣告售貨物,自然耳濡目染,覺得什麼都可以買賣交換,有錢便可。而中國因文革後變得一窮二白,就由1970年代起,接受總統造王者Henry Kissginer跟Nixon多次到訪,訂下中美合作的經濟改革路線,奠定日後中共假毛左真資本的執政大黨。主權移交後,港共力推中港融合,就是開放學生入學讀者。先由小學、中學開放學位,容許中國學生到港就讀,再慢慢延伸到大學學位。加推副學士、高級文憑,就是撥更多位叫學生繼續讀書,他日再升學。不過,副學士、高級文憑一直受人誹議。一眾教師就自然看中學生憂慮前途,自辦補習社,大量收生,什至跟考評局人食飯飲茶,交流情報。以上遠因,再加幾個誇張廣告,我幫你攞高分。心急學生自會上釣,什至以為親近導師就得貼士或關係而順利入大學。加上近幾年新移民來港不斷,但學額不變,競爭只會更激烈。當教育學識已經淪為商品交換,那學生跟人相處,擇偶識友我條件,又會否以利益背景為先,還是道德、人格為先呢?

確實,新自由主義驅使下,所有事物關係,有形無形,都可以變成商品。時間日久 ,文化風俗都可以用錢堆砌。你學什麼德文,食牛奶麪包,去熊本城,是比以前更易滿足果腹,但更難感受到當地風土人情。人的貪婪、羞恥都會因以上惡俗風潮去擴大。人心、羈絆,互動都俾人當成一單單交易、一條投資計劃去計算。你身邊的朋友,總會有一兩位賣保險,叫你去做美容。我並不是指責保險或美容不好,但當你見到昔日有講有笑,什至一齊溫書一齊上莊一齊去旅行的朋友,原來終有一日都拍你膊頭幫襯他的時候,你會否覺得你跟他的關係是否一項投資?原來對方跟你的交情,吃喝玩樂,只是哄你買貨的月供款項,你內心有何感受呢?我只覺得跟人相處出乎誠懇,任對方賣保險、美容或其他也好,如何對自己好,我自己也不懂何時錙銖必較,何時賣個順水人情。你了解我根本不用保險或美容,又何苦推銷於我呢?

當更多人擅離操守,假借老師威權去故意親近學生,發生行為,本身就是假借雙方建立的羈絆或 Rapport 去滿足自己單方面的快感,而對方不自知。對方不自知,不是因為不知道老師惡意,而是被迫自己不要拒絕老師太遠,好叫自己繼續學習,有助自己升學。老師利用以上情感漏洞,始亂終棄。就如 Hacker 利用系統漏洞去入侵偷料,攻擊其他公司系統一樣恐怖。Max Weber 一書的 《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認為社會高度資本化,人民理應信奉聖經,基督教條,貫徹新教中刻苦、勤儉、感恩去榮耀上帝,獲得精神救贖。理想固然是,跟現實不符。美英澳加固然重合約,利創新,但太著重金錢利益,包括穆斯林、中國人生蕃都包容,開始保不住自己獨有文化,被外來移民者推廣的文化吞噬。一言之:劣幣驅逐良幣。回到香港,一個補習導師成功偷雞,自然其他都會仿效,什至中間發生不少合約紛爭或人事問題,影響教學質素。有時,為了提高學生成績,什至古惑貼題背書。教育目的本來就是培養學生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如果一間補習社鼓吹學生假借關係利己,排斥他人,自然其他什麼道德倫理或知識都聽不入耳。學生腦袋已經滿了,你預計學生都可以學到更多嗎?

那女學生都以為用自己最寶貴的去換取她以為最寶貴的親密愛情。中間過程,她已經斷絕所有羈絆、精神感應。日日上學後補習,聽著答題技巧以為早熟的人,大有人在,正如大部份人對我城自決、東西文化、女性自主朗朗上口的人般,眼中只有自我,不懂人情世故。他們只是一直以高深語言逃避怕事,自絕機會、學習、挑戰於門外。一對師生有性有愛,你可以說是你情我願,關我撚事。不過,當今香港只講金錢,人心不古。淪陷中途,個個已經做雞。研究背後的是非曲直,待人處事,如何被人扭曲,指鹿為馬,才是值得討論的議題。要身土不二,始終如一,總需要俠義精神,文化建國。引導聆聽內心節拍,捍衛自己的語言、文化風俗,才可塑造自己,有靈魂的自己。我深信教育真諦,就是引導門生塑造自己的過程。大家理應撥亂反正,香港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