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治.奧威的小說《1984》,在一系列反烏托邦小說中最廣為人知。不少讀者都認為,《1984》預言了共產黨治下的中國。正如共產中國的教育部是小孩的敵人、計生部是夫婦的敵人,小說裡面也有一個真相的敵人,叫真理部。

真理部每天創作「新聞」及篡改過去歷史,簡而言之,真理部專職阻人記憶,要人忘記過去。因為,人知道過去,就會懂得與現在比較,好壞一目了然。回憶過去的好生活,記起過去如何獲得好生活,往往就是改變現狀的動力。

不難發現,自從1997香港主權移交至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後,共產黨所作所為,無不以阻礙人民記憶為要務。謊稱SARS及金融風暴中國救港、取消中史科、用屋苑條例阻礙人祭祀(傳承華人傳統)、用簡筆字教中文(阻人閱讀古文)、用「抗戰勝利紀念日」取代重光紀念日、消滅英式郵筒、企圖催毀電車、教學童歧視廣東話,凡此等等,都是拆毀我們的過去。

若我等忘記過去,不知道港督金文泰的古文復興運動,不知道昔日告示牌「非請勿進」、「面斥不雅」而採用「溫韾提示」等蝗語,則不知道華夏中文的古雅,不知道真正香港中文的身世。若我等忘記過去,一味看美劇,講美式口音英語,連寫日子也寫June 4而不懂寫28th September,就不通曉典雅的英式英文,當不了香港紳士。香港是華英並茂的雙語城邦,有三及第中文、典雅英語,語文乃思想之本,思想為最強之武器。連自己語文的過去也不認識,只會被語言偽術玩得團團轉。

那些高呼香港獨立,又妄圖將所有過去記憶丟掉,建構一套新香港憲法、規則的人,到頭來只會被控制。這些高呼丟掉華夏者所說所寫的仍然是中文和英文,不去控制好自己的語言,結果多快好省堅定不移地寫蝗式中文、美式英文的話,只會在思考框架上被別人控制。

不懂區分華夏與中國,妄圖為香港洗去華夏色彩者,與昔日華文字母化、強推簡筆字的狂狷之士無異。若有推動香港獨立之雄心壯志,麻煩你做兵,別為將。為將者帶兵決勝,身負千萬人身家性命,豈可盲拳亂打?

鑑古方能知今。知道過去何事與今相似,原因為何,方能分析今日之事如何拆解。前輩走過的路,犯過的錯,我輩不應再犯。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