劏房內,阿美和家晴見到趟在床上的阿君痛苦不已,連忙上前照顧,而天恩就留意著四周有何動靜。

「喂,我今晚一心來看熱鬧,我可不想有額外的工作負擔。你想等到何時才肯召喚鬼差?」
聲音的方向來自天花板,天恩見到那個“無常”正撓起雙手看著天恩。
「可惡!為什麼那傢伙會出現!」因為對方的口吻,天恩早已認定無常是個討厭的傢伙。

「集中精神!先用一枚水晶試試。」
聽到大師兄的囑咐,天恩收起心神,雙手合十,水晶就在掌中,隨著大師兄的聲音唸起呪語。

水晶亦開始跟呪語互動,溫度越來越高,直到天恩受不了……
「哇!」受不了水晶的高熱,天恩把水晶拋到地上。

「哈哈哈哈……你到底在做什麼?把鬼差悶在水晶裡,算是哪門子召喚?」無常的冷嘲,令天恩冒火。
「可惡!出來!」說罷一掌拍在地上的水晶上,一個黑影自水晶冒出面向著天恩。
無常看到,發現這個鬼差跟平常的不一樣,身上散出一股光彩,感覺上,這個鬼差的力量跟自己不相上下。
「不但召喚鬼差,更把水晶的能量灌注到鬼差身上。前所未見,這個勾魂使太有趣了。」無常自顧自地打量著情況。

「鬼差,把纏繞著這個女子的傢伙揪出來。」天恩向鬼差下令。

「家晴,過來我這邊。」阿美雖然看不到發生什麼事,但感到房內的氣氛有異,亦開始用自己的方法去保護家晴。
「單靠這程度的結界,會錯過好戲呢,凡人。」無常看到阿美祭起自己的結界,忽然有一個念頭。慢慢降到二人的結界,阿美突然覺得一股暖氣降下來,之後有一把聲音傳到腦內,
「多得你的結界,令你們可以借用我的力量看到這場好戲。來,放心欣賞。」說是借用,實際是無常強行支配了阿美的結界,令結界內的人可以透過無常看到房內到底發生什麼事。

「哇!姑姐,這是什麼事?」
不知就裡的家晴,忽然看到鬼差衝向近在咫尺的阿君,正想出手阻止。
「小妹妹,你最好乖乖留在結界。」
這次無常向家晴傳話,
「還有,你倆最好不要轉過頭來,錯過了好戲不在話,更重要的是,我只跟亡魂打交道,不喜歡被活人注視。」
聽到無常的帶有威脅的忠告,兩人都只管把注意力放到鬼差上。

鬼差衝到阿君身邊,一手伸入阿君體內。
「啊!」阿君叫了一聲,鬼差隨即彈開倒下。

「誰也不能阻止我們報仇!」
從阿君體內冒出了一個靈魂,披頭散髮,身上環繞著幽暗的綠光。
「這傢伙前生作惡多端,毀我家園,殺死我家人,我們不惜一切去墊屍底,目的就是要生生世世都都跟著他,要他不得好死!」

「天恩,再叫兩個鬼差出來。」

聽到大師兄的指示,天恩一次手拿兩枚水晶,「出來!」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第二次就能純熟地運用,而且同時召喚兩個鬼差,無常看在眼裡,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
大師兄也吃了一驚,因為整個召喚儀式,完全是天恩自己去做,大師兄沒有說過半句指示。

「天恩,手不要離開水晶,看看能否跟鬼差有所感應。」
進一步的測試,大師兄要知道,他們這個二人組合的能力到底有多大。
兩個鬼差上前,想強行把冤靈由阿君身體拉出來,
但拉到一半就停下來,之後看着天恩。
「什麼?為什麼不能拉他出來?」
天恩感應到鬼差的報告,馬上追問。

「呵呵呵,是時候向兩位觀眾解說下。」
無常向家晴兩人傳話,家晴覺得很奇怪,自己沒有說過什麼,但這傢伙卻主動開口。
「這不是普通的亡魂,他們選擇了墊屍底這條路,就是靠一口怨氣,放棄自身的輪迴,生生世世纏著目標去報仇。假如強行把他們揪出,就即是同時帶走那個陽壽未盡的女子,鬼差當然不知所措。」
無常繼續解說,「要那亡魂自願放棄,才能將這個孽化解,不過,目前這個狀況……」
「那要甚樣?」家晴受不了無常那欲言又止的曖昧。
「看下去吧,透視未來不是我專長。」無常冷冷地回應一句。

「天恩,想辦法拖延一下,有些事情我要弄清楚。」
「你要去哪?我一個人甚麼辦?什麼“萬大事有我”?!大話精!」
大師兄沒有回應,而發洩過後的天恩,亦無奈對付這個殘局。
「鎖!」兩個鬼差聽到命令,從兩袖射出兩道鎖鏈,纏住了冤魂的雙手和頸項。

「鎖?然後呢?強行把我們帶走,等同要殺死這個陽壽未盡的人,你是沒有辦法的,我們要永遠纏著他,要他生生世世,不得好死!」冤魂語帶挑釁。
其實天恩腦袋想不到任何方法,但有件事她十分在意,便去冤魂問到,
「你說“我們”,但我只見到你一個,另一個在哪裡?不如叫他出來,看看有什麼好方法幫到你們。」

「幫?這傢伙殺死我們一家上下,為什麼那時候沒有人來幫我們?」
「我們放棄輪迴,就是要永遠跟著他,我們留在這裡等,一直等,才等到這刻,我們不要任何人幫助,我們要報仇!」充滿怨恨的叫聲,令鬼差把鎖鏈捉得更緊,藉此令冤魂收斂氣焰。

聽到對方的回應,天恩也苦無對策,
「鬆綁,叫鬼差先站在一旁。」是大師兄的聲音,「我已經知道整件事的前因後果,很快就可以圓滿解決。」

「大話精!你去了哪兒?」
這就是聽完大師兄的說話後,天恩的即時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