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拜讀鍾祖康奇書< <來生不做中國人>>, 在此先引一段其自序 :- 中國人之奴性有一種令古今中外奴隸制度相形見絀的特色,就是做奴隸的往往並不覺得自己是奴隸,而最為令人嘖嘖稱奇的是,中國人奴隸通常會比其奴隸主更熱衷 的去捍衛這個奴隸制度。

今日有幸拜讀貴報副總編時來風的< <五區公投,全民制憲是中共最後機會,也是香港人掌握香港前途的大好機會>>, 原本深知香港前景不妙的筆者, 讀畢後更相信香港應該絕望。

首先, 未讀內文見到標題 “中共最後機會", 已感奇怪? 為何要給予中共機會? 中共和香港人是甚麼關係? 再讀內文, 指支持熱普藩修改基本法的提議云云。

眾所周知, 正所謂 “一切騙局源於基本法" , 基本法除了條文自身的問題, 最大的問題就是, 中國根本不會守法 — 李波事件完美示範中國如何 “遵守" 基本法 — 法治在中國必然是 rule BY law , 所有法例, 無論憲法還是基本法還是一般刑法, 只是用來限制奴役人民的工具, 基本法只有第一條是真, 也就是把香港人成為中國 人, 成為奴隸, 奉中國為奴隸主。

文章提到, “香港人從沒有授權於基本法" , 無錯, 無論英中聯合聲明和基本法, 皆未得到香港人授權, 是強加於香港人身上的不平等條約, 這也是香港人反枱最堅實的理據, 但只要提出修改基本法, 一經公投, 無論最後修改與否, 本身就是先承認這條不平等條約, 正正就是文章標題 “中共的最後機會, 也是香港人掌握香港前途的大好機會" , 香港人無故要給侵掠者機會, 而香港人也同時掌握了香港前途 — 以鍾祖康所言的, 透過比奴隸主更熱衷地捍衛奴隸制度來掌握香港前途。

李波事件清楚示範中國 “遵守" 基本法的方法, 也因為中國誠信可謂冠絕天下, 黃洋達也曾在節目中講過 “講永續基本法箇個都戇鳩嘅" 。

最後, 要補充 2047 大限問題, 藩屬派經常誤導市民 “永續基本法, 保著你層樓" , 但事實是, 首先, 保證香港私有財制度五十年不變, 對不起, 不是基本法, 而是 英中聯合聲明第三段之第五及第十二條:

(五)香港的現行社會、經濟制度不變;生活方式不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保障 人身、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旅行、遷徙、通信、罷工、選擇職 業和學術研 究以及宗教信仰等各項權利和自由。私人財產、企業所有權、合法繼承權以及外來 投資均受法律保護。

(十二)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上述基本方針政策和本聯合聲明附件一對上 述基本方針政策的具體說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以 中華人民共 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之,並在五十年內不變。

所以就算基本法如何修改, 當 2047 年, 由西方列強聯軍作為後盾的英中聯合聲明 對私有財的保障失效, 中國充公香港中國人民產, 也無關西方列強的事, 只要中國不動西方列強的財產就可以了 — 違反基本法? WFC?

再者, 2047 除了英中聯合聲明對香港私有財制度的保障到期之外, 如無理解錯, 最緊要是香港絕大部份地契都會到期, 雖然看似誇張, 但理論上地契到期後, 該當地段包括地上的建築就收歸地主 — 即香港特區政府 — 所有, 即是合! 法! 充! 公! 再打一次, 是合! 法! 充! 公! 這事無關私有財制度問題, 更無關基本法。

當地契到期要續租, 新契一切條款就得重新談判, 其中一個例子就是 2012 年海運大廈, 九倉須為每呎付出租金八千餘元, 租期廿一年, 這己被稱為 “筍價" , 試想像地契到期時業主要付出多少為自己的物業續租? 不要忘記, 所有條件 — 金額和年期甚至續和不續 — 都是由地主制定, 而一般業主絕不可能有九倉的bargaining power(議價能力) ; 務請注意, 這也是無關基本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