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九九七年,對於漢字文化圈其中一個影響巨大的事件,除了九七香港主權移交外,應該是叮噹的作者藤子F不二雄逝世,因為他的逝世,觸發了一件事,就是叮噹從此變成了多啦A夢。

雖然精確點說,叮噹並不是變成了多啦A夢,而是模仿他的日語原音。因為朝日電視臺繼承了他對於品牌的著作權後,實現了作者的遺願,就是希望亞洲地區統一音譯那隻藍色機械貓多啦A夢,使每個不同地方的讀者,只要一聽就知道是同一個人物。結果,在當年,大然文化就像香港政府變成香港特區政府一樣,將叮噹改名,不久之後,香港和大陸也跟隨。

不過多啦A夢四字,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故意的,粵語和國語唸起來很像,所以沒有國粵語之間不同的問題。直至二十一世紀的最近,又出現了「寵物小精靈」或「神奇寶貝」被更名為「精靈寶可夢」事件。總會讓人想起多啦A夢事件。說穿了就是寶可夢在國語聽起來很像 pokemon,在粵語唸,一點也不像。事實上,也有別的地方看起來不同。

首先必須強調一件事,寵物小精靈的作者未死,所以這不是甚麼遺願。

欲想繼續討論,請到此

我們可能會以為,這個名稱是最近才改出來的,但根據一篇大陸的新聞,其實早在二零一零年,已經出現了精靈寶可夢這個名稱,當年出現的原因是「已經被人搶註了」,要記著,是在大陸(也就是不是香港,也不是臺灣)被人搶註了,我們可以合理的推斷,是因為神奇寶貝或者寵物小精靈,在大陸被註冊。這種情況其實很常見,在大陸不欠的就是把東西搶註的人。

再查維基,據說在地的電視動畫版本,在不久之後就改名為寶可夢,並在二零一五年七月,確立了大陸的官方譯名。

所以,這件事實際上,並不是改譯名這麼簡單。而是把大陸的新譯名吞拼了香港和臺灣的譯名。而主事者很可能並不清楚,香港和臺灣,和中國大陸,有著不同的文化傳統和集體回憶,以及大家政治上的緊張。否則以日本人對待客之道的重視,他們並不會輕視這樣的問題,因為這很可能會讓相當數量他們的忠實支持者,感到冒犯。

畢竟不要忘了,譯名本身也是一種集體回憶,特別是這是在港臺官方承認的譯名,掌管了近二十年世代年輕人的記憶。這樣被更改一下,那當然是合法的,但是對於感覺自己很多東西正在失去,努力保住的新世代,你取走他們集體回憶的一部份,一定是會引起他們的反感,甚至上升到赤化疑雲的水準。在商言商,其實這很可能會影響到品牌利益,如果再惡化下去,引起更大的風波的話,企業是真的要重新考慮這個決定,是否明智。就像最近櫻桃小丸子的「不講廣東話的香港」事件一樣,這些二十年以上的品牌,面對以前是小孩的一輩長大後,是不能不考慮他們的感受的。

況且,我到現在也不明白,技安為甚麼會變成胖虎?胖虎兩個字從國語還是粵語唸,都不像日語的原音,也不像角色的原名,反而是技安比較相像,胖虎這兩字怎來的?作者遺願有講過他要變成胖虎嗎?不會是當時有人挾天子以令諸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