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區議員何偉途因癌病逝世。

見何偉途三字,腦海第一時間浮現的,是他在中国嫖妓被捕,上身赤裸僅穿內褲坐在床邊的相片。

教人唏噓的是,一個出身於號稱為香港爭取民主第一大黨,從政多年的政客,其人生之終結留給眾人的印象,竟是叫雞比公安拉,而非什麼政績貢獻。

見其黨員而知其黨,若民主黨今日就解散滅亡,我們對她的印象會是什麼?接力絕食?卿姐那件delay no more tee?開會看J圖?充滿睿智的「鄺俊宇體」?還是那張在中聯辦笑容可掬的合照?

想到此處不禁教我打個寒戰—人死了,就算不追求名留青史,也至少不想留下惡名;縱使是平凡人,也希望家人追思自己時,是甜蜜美好的回憶,而非不堪回想的惡夢。從今日起,就該奮發自省,以免百年之後落得跟該黨一樣的遺憾。

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有很多新面目參與,碌碌無為的民主黨議席勢必進一步萎縮,希望她的死能令泛民政黨有所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