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上六:龍戰於野,其血玄黃。
象曰:龍戰於野,其道窮也。

  香港人,你們很優雅,很能表現出坤卦的包容萬物。直,方,大,無一做不到。即使你們面對極權,也能體諒、包容,有容乃大,香港人胸襟非常的大。對每日都侮辱你智慧、欺負你下一代的殖民者,都可以一直採取守勢。然而,

你有沒有發覺,那個仆街的殖民者,沒有被你的仁心潤澤過呢?
你有沒有發覺,你越妥協,擁有的東西越來越少呢?
你有沒有發覺,你越和平,你受到的傷害越來越重?
你有沒有發覺,你越理性,殖民者便越發殘暴?

  你統統都發覺的,但你以仁者自居,永遠唾棄反抗,永遠選擇退讓,失敗後,就以咒罵殖民者,來換取精神上的快感。難道仁心是這樣的虛怯無力嗎?你們所追求的理想、價值、仁義,就是這樣的懦弱嗎?

香港現在是危急存亡之秋,再這樣下去,我們的下一代根本不可能生存﹗
你想你的下一代,用肉體換取利益來生存嗎?
你想你的下一代,用金錢換取一切方便嗎?
你想你的下一代,活得像畜牲一樣,跪拜權貴嗎?

  廿三年來,我們對仆街支那共產黨,步步退讓,支共的侵略就步步進逼,它們有動過半點惻懚之心嗎?無惻懚之心,非人也!對著畜牲不如,我們不可能是貓奴,我們只能是馴獸師,否則,我們最後必定被碎屍萬段。

  香港人啊!我們是龍,我們一直在退,已經被逼到懸崖邊了。坤上六,龍戰於野,本來是飛龍在天的我們,退啊退啊退啊,再退,就是種族、文化滅絕我們了,你還退?你是仁還是怯?朱子教我們,君子要戒矜。即是不要自詡道德高地,而不為了衛道而持劍。易經教我們,龍亦要戰於野。所謂野,不是人文世界,而是弱肉強食的、無人文價值自覺的動物世界。我們君子、龍,是不懼戰的,是不會戀棧自己的名聲,而無視社會不公。

  在逼不得已危急存亡之時,君子是不介意自毁聲譽以成大義,龍本在天,亦要自降身價,下來同妖魔鬼怪打爛仔交。君子既已選擇進入殺戮戰場,就會放手一搏,不會跟妖魔鬼怪講仁義(仁義是對人講的)。君子不惜灑盡龍血,同歸於盡,與魔邪背水一戰,這才是儒家義戰之教。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矣,不亦遠乎?

  香港人!香港道已窮,若還矜持名聲、優雅,最後就是剝卦,一切仁義道德,皆因吾人鄉願,婦人之仁,而剝蝕淨盡,這正正是德之賊也。

  香港人!反抗吧。臣弒其君,子弒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由辯之不早辯也。今政府棄仁絕義,縮減民生開資,而全力支持無經濟效益之基建,極欲淘空香港人所有資產。殘賊之人,謂之一夫,今一夫之政府,政無政道,臣民何需以禮待之。聞誅一夫支共矣,未聞暴亂也!面對不公義的政權,我們仁者發自內心之不容已,革命是正當的方法。捨身取義,殺身成仁,其血玄黃,也是義所當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