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普城在梁天琦新東補選後,舉行記者會,表示會積極考慮參選今屆立法會選舉,其參選人有城邦派國師陳雲,普羅政治學苑黃毓民,熱血公民黃洋達,鄭松泰及張耀心(水媽),鄭錦滿(四眼哥哥)及鍾琬媛(Bonix),所以簡稱熱普城。雖然他們開記者會之後,網上有輿論指他們收割梁天琦的光環、本土派「大團結」只有數天等說法,但時間讓我們看清真相,要搞一場公投,要推廣這個大議題-全民制憲,修改基本法,實在需要很多時間,讓市民消化,所以才要儘早提出,在新東補選本土派壯大聲勢的時機,表明參選今屆立法會。

筆者支持熱普城提出的五區公投,全民制憲。原因和解釋如下:

一、根據基本法,基本法是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特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以及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編寫的。香港人從沒有授權於基本法,簡單來說這套法律不屬於香港人的。香港人是香港的主人家,香港人是有權擁有屬於香港人的憲法。

二、基本法存在很大的漏洞或模糊不清,例如,最廣為人知的基本法附件一,香港行政長官的選舉辦法,行政長官由一個具廣泛代表性的選舉委員會根據基本法選出,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何謂「廣泛代表性」香港有七百幾萬人,一千二百人真的具「廣泛代表性」嗎?中共和港共政府就是利用這些漏洞搬龍門,玩弄香港人,浪費香港人時間!

三、基本法授予中共很大的決定權,例如人大釋法,任由香港政治干預香港,例如移民審批權。
而現在的年青一代的香港人就是要反共,反對中共殖民,修改基本法,全民制憲就是重奪香港人的主權。

四、2047大限,修改基本法是香港人要一同面對的,要永續自治權,正如陳雲所說,「香港到了2047年,沒有了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人的樓房地產會被中國國土局收回,持續抽重稅。中國國庫空虛的時候,甚至抵押變賣,用領匯房地產信託的方式,將香港人的血汗錢供回來的樓,變成債券抵押,在國際拋售,以香港樓房地產的地租收入做信貸抵押,將香港地租收入在國際上證券化,取回龐大外匯救國。」香港人最緊張磚頭,就是這一點,就絕對有理由要修改基本法。

五、本土思潮和港獨的主張勢不可擋,將殺出一條新血路,而香港前途的討論終會是統獨之爭,香港人不希望陷入中共的爪牙中,恐共都是因中國是地獄鬼國,沒有公義,所有都是劣質殘體的,香港人不希望香港成為中國那樣,所以才要劃分香港人和中國人。更重要的是,基本法是香港的一道防線,保障香港人的利益、財產、經濟、生活等,投資者能放心在香港投資,正如論點四,全民制憲可保障在中國國庫空虛時,香港都能明哲保身的其中一種方法。

六、除了武力推翻政權,要達致香港城邦自治或香港獨立,以往一直沒有提出很具體的方案,去達致香港城邦自治或香港獨立,而全民制憲暫時是達致其目標最具體的方法,透過五區公投,達到全民制憲,而只要修改/重寫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寫成類似香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和香港是邦聯關係等條文,成立香港國一部臨時憲法,同時有國家之名也有國家之實,香港就有機會城邦自治或香港獨立。(過程當然十分崎嶇)

七、以選舉的角度而言,熱普城的五區公投,全民制憲相比其他也主張自決公投的組織,如香港眾志的十年公投和青年新政的五年電子公投,相對之下,其理念和實際操作都比較清晰和明確。在香港水深火熱之際,筆者實在認為香港等不到十年,要再等多十年的話,與2047年就愈來愈接近,到時香港都已經完全面目全非,處理香港的前途問題實是燃眉之急。

八、五區補選候選人中,支持新憲法的人當選,尤其是年輕候選人,這樣可進行世代交替。

總括而言,五區公投,全民制憲是中共最後以溫和手段處理香港前途問題的機會,也是香港人把握未來命運的大好機會。如果你不想中國繼續殖民香港,你就要反殖反共,要不你移民外國,香港人就要一同面對的前途問題,五區公投,全民制憲是其中一種具體方法,未來就是要嘗試和計算不同的方程式,尋找一條能解決香港前途問題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