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重新看一次《十二怒漢》這部我視為民主啟蒙的經典電影。裡面有一個角色,值得向各位談談。

十二怒漢的故事,是描述一班陪審團在會議室裡就一宗少年謀殺父親的案件,進行表決及辯論的過程。

那名少年被控在深夜時份,用摺刀刺進父親的胸口,殺死父親。而案件的種種證供均對少年不利,例如有老翁聲稱聽到少年說要殺死父親,以及看到他離開案發現場、又有一名婦人在對面的房屋,同樣聲稱隔著電車目擊少年拿刀刺殺父親、而少年聲稱自己事發時正在電影院觀看電影,卻未能記起電影名稱及角色名稱等等。

十二名陪審員在退庭後,幾乎一致認定少年就是殺父兇手,在討論案情前,就有人提議先進行表決,認為說不定大家一致認同少年有罪,就可以省卻了討論時間。然而,在第一輪表決中,十一位陪審員一致認為少年「有罪」,唯獨第八號陪審員投下少年「無罪」。

眾人對這個「異議者」冷嘲熱諷,認為他喜歡唱反調、又或認為少年這種貧民區出生的人一出世就是大話精等等。而其中第七號陪審員則說:「除了你,大家都有共識了…甚至斷言就算討論一百年也無法改變我的想法(認為少年有罪)。」

而第七號陪審員就是我今次想要談談的角色了,他是一個棒球迷,他買了審訊當日的球賽飛,打算欣賞洋基隊的比賽,整個表決及討論過程都表現得極其不耐煩,只想盡早付諸表決。

第八號陪審員以一人之力,據理力爭,在看似毫無破綻的證據中剝繭抽絲,找出合理疑點,並一步步說服其他陪審員此案有合理疑點,令他們投下「無罪」。由第一輪表決的1對11、之後的2對10、3對9、4對8、6對6,慢慢地陪審員都改變當初認定少年「有罪」的判斷。

而就在表決的結果成為6對6的時候,當初認定少年「有罪」的第七號陪審員卻說:「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想的,但我已經厭倦了這種情況…我改變決定,投「無罪」一票。」但這就惹怒了眾人,第十一號陪審員指斥:「那不是答案。你到底是其麼樣的人?你剛剛還投「有罪」一票,贊同其他人的意見,但就你只急著要去看球賽,現在你就改變了心意,因為你厭倦這些討論?誰告訴你你有權這樣玩弄別人的生命?你不在乎嗎?如果你要投「無罪」一票,必須是因為你相信被告的確「無罪」,而不是因為你覺得厭煩。如果你覺得他「有罪」,你就得堅持下去。難道你無種去做你認為是對的事嗎?」

電影後續的劇情,我就不再透露了。而我想借第七號陪審員的見風駛陀,毫無立場,玩忽民主、生命的態度,向各位談談民主政治。所謂的民主,不是「西瓜靠大邊」的遊戲,你的一票應該是你真心認為是正確的,而不是因為眾人如此說,所以你就投下相同的一票。

香港最近有兩個新成立的政黨,分別聲稱會以「民調」或「電子公投」作為其政黨於立法會上的投票取向。這些人就如同第七號陪審員一樣,當你問他們立場時,例如港獨,他們反對獨立,但卻又說如果公投或民調結果是傾向獨立,他們也會轉向支持;他們會因為風向改變,港獨多人支持,就轉向支持自己不相信的港獨。如此公然玩忽民主,侮辱民主精神,但香港那班「民主派」卻無一人出來批評,社會輿論竟無一針對此事。(當然,我知道這班「民主派」向來都是偽民主派。)

借用第十一號陪審員的話,我要向這些政黨說,如果你支持港獨,你就必須真心相信港獨,而不是因為公投或民調結果如是,你就改變心意改變立場。你認為港獨是錯誤,是不可能,是不應該的話,你就得堅持下去。難道你無種去做你認為是對的事嗎?

我們香港人多年來爭取民主,卻多半不知民主為何物。這部電影《十二怒漢》是一部相當不錯的民主啟蒙電影,當中還有很多道理是這篇評論沒有提及的,很值得欣賞,看畢定必會令人思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