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喪屍,由黑白片年代紅到今日,橫行足足幾十年。看見這個履歷,任何一個人類巨星,都要靠邊站。到底是什麼,讓人們如此鐘情喪屍?只知道從1968年的《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到今日季季爆紅的《Walking Dead》,喪屍熱潮,從未退燒。荷里活喪屍看得多,來到東洋,卻又完全是另一番味道,例如是即將上映的《喪屍末日戰》。

日漫喪屍大行其道

在日本,不止電影,喪屍漫畫,一樣大行其道。近年的《屍鬼》、《彼岸島》、《學園默示錄》,有的大玩嘔心重口味,有的著重推理驚悚,就連校園戀愛也有。雖然風格各異,千奇百趣,但同樣精彩。電影《喪屍末日戰》,就改編自日漫《請叫我英雄》。

《喪屍末日戰》片的主角,叫鈴木英雄,經常自言自語,渾渾噩噩,是個宅男漫畫家助手。一場突如其來的病毒侵襲,讓擁有散彈槍的主角,一夜變英雄。
1 (1)

2 (1)
相比同類喪屍片,《喪屍末日戰》的確特別。首先,主角不是傳統猛男大英雄,反是膽小鬼,連開槍打喪屍,竟也要想合不合法,叫人莞爾。主角懦弱又渾身缺點,笑料百出,其實只是守禮善良,反有真實質感,讓觀眾投入感強,開始關心這個宅男的命運。

開場鋪排精彩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喪》的開場。一般電影,無論喪屍怎麼出場,方式都不離其中。《喪》卻高明得多,側面帶出線索,例如新聞上說「狗咬人」,但又澄清是「人咬狗」,觀眾心中,便隱覺不妥。雖然眼前還是風平浪靜,你卻知道,一場腥風血雨要來了。

在開場鋪排上,如果看過漫畫,更會覺得花澤健吾厲害。一本漫畫,竟然都沒有看見半隻喪屍,只有新聞不經意的報導、路人隨意的閒談,卻又絲毫不覺得沉悶。你一直以為,這是作者的真實頹廢自傳,直到翻開最後一頁,女友突然變了喪屍,張牙舞爪,就像在紀錄片裏,你冷不防竟看到了鬼魂,會把人嚇得直跳起來。
4 (1)
人與喪屍 一線之差

欣賞日本的喪屍電影,除了招牌的驚嚇喪屍大特寫,還可以留意當中濃厚的日本城市奇情。《喪屍末日戰》的喪屍相當驚嚇,片中喪屍青筋暴現、魚眼詭異地轉動,陰森可怖。最特別的,是這些喪屍,會像普通人一樣,表現生前生活習慣,照常購物上班,還會重覆講簡單的句子,像人又不是人,明明死又像生,真叫人毛骨悚然。

但可惜的是,電影的城市感比漫畫減弱了。電影場景,主要圍繞家、辦公室,以及後來的樹林、公路、超市。也許時間所限,刪減了很多生活細節,結果對其他人遇上喪屍的遭遇細節和感受,刻劃不深,削弱了電影真實感。另一不足,是超市中各人內心角力的一場戲。倖存者各懷鬼胎,本應大有發揮,但張力不足,令中段有點悶場。最後,有村架純大部分時間,昏昏迷迷,與主角交流不多,有點可惜。
3 (1)
細心一看,那些人,明明一個個都變了喪屍,卻還繼續喪買東西、喪工作、喪運動,卻不知道做來為什麼,不正正像極了翻忙的都市人嗎?原來,電影真正要看的,不是喪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