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化(Privatisation)是指將政府擁有的公營企業所有權轉手至私人手上,從而減少政府財政負擔,減少官僚主義以及政治考慮對企業發展的阻礙,並且促進競爭,提升生產效率,降低生產成本和產品價格。例如英國把大英國鐵私有化成多間鐵路公司,香港把公屋商場及街市管理權私有化給領展公司,皆為私有化之例子。傳統上,社會主義者通常反對私有化,認為公共服務如果私有化,服務質素就會下降,因為私人企業只關心利潤,而非社會整體利益。經濟自由主義者,特別是新自由主義者,卻極力推崇私有化,因為彼等認為公營企業的效率低正正就是拖低了服務的質素,私有化以後企業有了利潤最大化的動力,就會提昇生產效率,令資源運用得更有效。

身為一個真正的本土左翼與社會自由主義者,我對於私有化有所保留,卻又不會完全反對;一個政府應否私有化其所擁有之公營企業,要考慮其財政應力、國家經濟狀況及市場結橋等複雜因素。然而,顯然地香港政府當前的私有化是亂來的。

我不直接答你,我先用例子來答你。有些產品的市場,本身不易形成壟斷,而且私人企業有能力負擔的話,政府實行私有化並無不妥。例如電訊市場本來就很容易出現百家爭鳴,很多私人企業也願意加入市場提供服務,無須政府獨力承擔。不信的話你去西洋菜南街走一趟,看看有多少間電訊公司推銷員向你推銷手機月費計劃?在激烈的競爭下,香港的手機上台月費下降,服務質素提昇,對消費者有利。因此政府如果手上有一間提供電訊服務的公營企業,將其私有化亦很合理。偏偏中國政府就抓著中國移動不放手。如果你翻查一下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轄下擁有的中央政府企業,你可以發現一大堆根本無須政府開設的企業,如中移動、東風汽車、鞍鋼等等。但中共這個獨裁政府就是不願意私有化,因為這些央企養大了一群貪官污吏。因此,在中國的國情下,要求政府私有化這些企業,其實是挑戰中共的貪污集團。

有些產品在全世界卻都不可能由私人企業取代政府或公營企業提供,例如軍隊、警察、消防 海關、入境處等,因為成本太高,卻沒有利潤可言(除非貪污,否則警察不可能收了受害者的錢才去抓小偷)。然而,西方國家對私有化的爭議就落在一些好像可以由私人企業提供而無須公營企業插手的民生服務,包括:郵政、電力、礦產、食水、集體運輸交通、醫療、房屋、教育等。

反對將上述服務私有化的主要理由有兩個:第一,這些服務的社會效益往往超越市場效益。例如醫療可以提昇國民健康,教育可以提昇國民知識水平,而這些社會效益卻未能充分反映在市場之上。因為在市場裡,價高者得,能夠付錢的就能接受服務,未能付錢的則不能,結果市場的服務需求量追不上社會實際的需求量。於是政府必須介入這些市場;政府無須一定要壟斷整個市場,而是可以成立一些公營機構或企業介入市場裡,為未能負擔高昂價格的國民提供服務,例如香港醫管局轄下的公營醫院,以及UGC資助的公立大學等。

第二,這些市場本身很易形成壟斷,一旦私有化,取得專營權的私人企業就會坐享巨額利潤,價格急升,服務質素卻依然低下,令消費者利益受損。例如食水,由於食水資源有限,香港總不能到處都興建水庫,人人都開設食水公司;或者電力,由於發電成本高,因此很少人有能力成立電力公司。至於鐵路、隧道、大橋、公路等,由於同一路線上就只有這一條,壟斷幾乎必然。這些市場一旦私有化,只會落入少數大企業手中,形成壟斷或寡頭壟斷。

面對私有化,香港政府絕對是亂來的。領展(舊稱領匯)就是明顯的例子。2004年初房委會分拆了部分其下的公屋與居屋零售業和停車場,成立領匯基金上市。然而,此舉完全違反私有化之原意;私有化其中一個目的是增加競爭、提昇效率和降低價格,然而房委會只將公屋及居屋商場、街市和停車場出售予一間私人企業,就是製造予壟斷。公屋及居屋商場、街市和停車場的服務對象為公屋及居屋居民,其收入較低,私人屋苑的大型商場本身未能滿足其所需,而且在同一條邨內往往只有一間商場。領展壟斷了公屋及居屋的商場、街市和停車場,便可以賺取巨額利潤,租金卻不跌反升。而且領展加租及翻新商場以趕絕小商戶,亦帶來嚴重的社會成本,破壞社區網絡。正常的私有化應當將原來公營企業所壟斷的市場分拆成多間私人企業經營,例如英國把大英國鐵私有化後,將車站管理、鐵路營運、火車生產等業務全部分拆由多間擁有專營權的私人公司管理,同一條鐵路路線可能會有兩間以上的鐵路公司經營(例如由杜倫去紐卡素,就有Crosscountry和Northern),以促進競爭。此外,私有化以後政府仍須對該市場有相當監管,審批專營權,防止私人企業長期壟斷(例如香港在1998年中止中巴的專營權,英國在2015年)。香港的港鐵亦有類近問題,但與領展不同,前者政府仍為大股東,後者的大股東是德意志銀行。問題在於港鐵是上市公司,即使政府是大股東,亦無可避免要照顧股東的利益,確保利潤最大化,結果犧牲社會利益,票價不斷上調,港鐵站上蓋物業的租金和售價不斷提高,令小商戶及住戶受害。

在大部分情況之下,我也反對私有化,原因是公營企業所提供的服務往往涉及到社會利益,一旦私有化,低收入人士所取得的服務將會大幅減少。不過,如果一個市場本身很易形成競爭,無須政府介入,私有化就是理所當然的舉動;一個政府不應當浪費資源成立一間公營的魚蛋檔或是車仔麵檔。歸根究底,香港政府必須有一套明確的經濟哲學立場,制定清晰的經濟政策,為私有化劃下界線,決定那些產業可以私有化,以及那些不可以私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