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新文化運動」距今已九十七年。昔日揭櫫的德先生、賽先生,前者在神州大陸淪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後者則衍生毒奶粉、頭髮豉油、高鐵出軌等。胡適主張「全盤西化」、教當時的年青人「爭你們個人的自由,就是為國家爭自由」,今天習近平卻認為「媒體必須姓黨」、「堅持社會主義宗教理論」、不准黨校「傳播西方資本主義」。啟蒙運動未有帶來啟蒙,歷史倒車反而開動了,不可謂不諷刺。

1919 年 5 月 4 日,北京學生因不滿歐美列強在「巴黎和會」將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發動大規模示威遊行。與兩年前香港的「雨革」不同,學生得到廣大市民和工商人士支持。儘管學生不久「火燒趙家樓」、毆打章宗祥,全國團結利用罷工、罷市、罷課迫使北洋政府讓步,釋放被捕者。北大校長蔡元培更聯同多名高校校長發表聲明:「學生的行動,為團體之行動,即學校之行動,決定只可歸罪校長,不得罪及學生一人」,未有強烈譴責學生行為。山東權益卒之未有落入日本手中,這是中國自鴉片戰爭以來,首次在外交上不受列強擺佈,堅持獨立自主,意義重大。

可惜「五四運動」後,中國知識分子對英美各國深惡痛絕,連帶拋棄「自由主義」,投奔蘇共懷抱。兩年後 (即 1921 年),中國共產黨成立,陳獨秀為總書記。陳氏正是「五四新文化運動」之倡導者、《新青年》雜誌創辦人。

香港方面,雖然處於英國殖民統治,但港府沒有順應「五四新文化運動」所掀起的反傳統浪潮,還特意創辦香港大學中文學院,聘請前清太史賴際熙和區大典出任漢文講師。中華文化之精粹得以保存,港府對五四思潮採取防範態度,至關緊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