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健筆、無待堂博客盧斯達於4月27日發表一篇名為< 何韻詩不再大愛>的文章,連日招來左膠瘋狂圍剿。文人打筆戰,首要以理服人,否則只停留在維園阿伯愛字頭的漫罵層次,浪費青春浪費生命。奈何左膠水平實在太低,一出聲已顯得理屈詞窮,批評全無邏輯理據,只能向盧斯達作人身攻擊,使用千篇一律的情感用語例如人渣、敗類甚至魔鬼批鬥他,手法之低實在不忍卒睹,連強國五毛的水平也不到。著名政評家王岸然也看不過眼,在面書反問左膠:「其實我吾明左膠狂咬盧斯達的logic系乜。」

盧斯達的確錯了,錯在他踢爆藝人大愛的包裝,骨子裏流著葉公好龍的DNA。何韻詩出發點原是好的,是勇敢的,冒著被花生友說三道四,也要公開道出自身不愉快經歷來教育港豚:不要無限憧景北歐是人間天堂,芬蘭除了有北極光,也有鹹濕佬。可惜她言行不一,面對專權689港共政府和無恥政客對香港日夜上下其搜,呼籲港人誓守和理非非這塊貞節牌方去「公民抗命」;面對慾火焚身下體勃起的鹹濕佬,連「對話」的空間也沒有!

香港政壇充斥一群不學無術的政治小爬蟲,民建聯的蔣元秋、tree gun 等人雖然腦殘,尚且知道親近權力為自己帶來不少方便和好處,是為自己而活。左膠攻擊本土派,從來以私怨出發的,堅守其雙重標準輸打贏要的下三濫流氓行徑。左膠的生命只為別人而活,真是天可見憐!還是老駱數日前在聚言的文章《盧斯達錯了》說得好,只要盧批評的對象是左膠共同敵人,例如陳雲或黃洋達,就不會有事。

借用文天洋< 正氣歌>其中一句,略作修改:「彼氣有七「柒」,吾氣有一,以一敵七「柒」,吾何患焉!」盧斯達以一人之力對抗左膠的「柒」,尚且遊刃有餘,同時顯得本土派人才濟濟。左膠陣營呢?恕我直言,他們連一個扶不起的阿斗也沒有,只是一群社會的渣滓、香港的敗類,宇宙的寄生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