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人何韻詩在北歐旅遊時遭民宿屋主騷擾,事後將經歷於臉書分享,無待堂主盧斯達為文諷刺道,何韻詩的反應有違左翼口中的大愛,「為免激嬲強姦犯,應該躺下讓其進入,男人一邊抽插,何詩詩一邊和平要求對話,雙手打個交叉叫口號。」

左翼們沒可能放棄這個攻擊機會,於是「侮辱女性」、「傷口撒鹽」等帽子又一次大派用場。而且少不免又將盧打成精神病人,倒像癡線佬的傷口就可以把鹽大把大把地撒似的。

女士在單獨旅行中遇到性騷擾之事時有聽聞,網上也有不少文章「教導」應對之法,其中一個較惹爭議的,是「如果逃不掉,就提議對方戴避孕套」,這樣至少可以避免染上性病和懷孕。吳卡卡的《戴個套先吖》就分享了兩次險被強暴的經驗,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成員也在吳文的基礎上再闡述,引用女性主義學者提出的「防暴三招」,更將「戴個套先吖」的想法形容為「擺脫傳統對女性『貞操情意結』的意識」,文章更得左翼名人聖.林輝分享。

但既然具爭議,自然亦有反對聲音,如翼雙飛的文章等,我亦無意判別誰是誰非,只是認為建議女性面對強暴不激烈反抗的論調,不一定是「傷口撒鹽」,不過是自保之法不同,it’s all about determinations.

自然,誰也不會認為盧斯達真的在研究「旅遊安全學」,他是借題諷刺左翼的「釋出善意論」,直指雨傘十一典禮有人不敢衝擊,謂會惹怒共產黨派兵鎮壓論調之荒謬。這個比喻我認為是妙到毫巔—中國與香港,施暴者與受害者;左翼與站在一旁講風涼話的人,不能再有更貼切的形容了。人們可以說盧斯達不厚道,愛看厚道文章之人也不會去看無待堂,要改圖攻擊盧斯達是人渣我也沒意見(反正不是我被改圖)。

然而,如果盧是人渣,說「今晚落夜總會搵條日本妹宣泄主權」的黃浩銘、說梁麗幗「送比我都唔屌」的陶君行、說黃洋達老婆「一雙玉臂千人枕」的梁國雄,又會是什麼呢?他們自然不是人渣,村長手持多張政府發出的告票,不,是社運證書;阿陶創立了偉大的花生台;毛哥更不用說,喂阿哥,你識唔識得佢呀?他們是左翼中的保羅、彼得、耶穌,所以現在罵盧斯達罵得兇的人,在那些時空要麼噤聲,要麼加入一起施暴。

盧斯達君百分之一百是錯了,錯不在撒鹽,而在撒錯對象。他下次改為諷刺梁麗幗、黃洋達太太,或是笑陳雲叫雞,就不會有事(雖然我不知道他有什麼原因要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