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粉嶺馬屎埔村恆基收地事件的相關報導在社交平台上瘋傳。瘋傳歸瘋傳,事實上到場支援的人少之又少。有人感嘆千人反新界東北發展的情境不再。然而筆者認為那是再自然不過的結果。

一、行動膠化,抗爭鳩做

2014年6月6日因反對新界東北發展前期撥款引發的佔領立法會行動,一眾「左膠」在立法會大堂內呼籲留守人士拍照留念。
或許是筆者對抗爭陳義過高,但筆者絕不認同在行動未取得任何成果之前進行任何紀念儀式。至少,到場支援的市民、被捕的義士,並不是為了給你拍照而犧牲的。

二、道德潔癖,錯失良機

2014年6月13日第二波示威,千人圍堵立法會,聲勢浩大。有抗爭者意圖用鐵馬衝擊立法會大閘,遭「村長」制止,曰「但係村民唔係咁諗,你地有無問過(村民)?」
筆者認為雖然成功進入立法會亦未必能夠阻止新界東北前期撥款,然而確實會為膠著的局面帶來轉機。並非每個人都能承受勇武抗爭的後果。但大義當前,若非殺人放火,天理不容的事,沒人有資格阻止他人下定決心後作出的行動。拖後腿的行為絕對不能接受。

三、時移世易,和理非始終不變

直到今時今日,左翼社運人士仍然保持著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進行運會運動。在馬屎埔村的社運人士從早到晚對恆基的保安員、工人動之以情,說之以理。他們可以不反抗保安員的粗暴清場,可以用血肉之軀擋在推土機前,更可以冒著被焊槍燒傷的危險阻止工人加固鐵絲網。 但他們始終無法超越自己的教條:和平、理性、非暴力。事實上,他們的做法才是不理性的。理性的行動是將被保安帶走的同伴奪回來,將推土機的操作員揪出來,合力制止工人繼續工作。

筆者認為他們這種原教旨主義的抗爭行動不但令自己處於險境,倒頭來還是徒勞無功。而且嚴格規定其他參與抗爭的人必須要堅持和理非的教條不可,令不少勇武的抗爭者心灰意冷,揮袖而去。

「小心熱狗又搞事」、「本土派去左邊?」、「又話勇武,點解依家唔勇武?」之類的話在Facebook經常出現。筆者必須反問「問呢D問題,你地個良心比狗叼左?」任何指摘本土派沒有到場支援的人不是無知就是狼心狗肺。你要別人支援,又要別人依照你的指示,否則就是「破壞運動」,實在霸道至極。還要當支援你是「老馮」,是理所當然的事,實在無恥。如果我是當日立法會被捕的義士,就算我不計前嫌,到場支援,也不見得去了會有何作為。

昨日因,今日果。此刻,我不禁要問一句 :依家村民係點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