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某位尊貴既議員開會瞓覺瞓到出哂名,又被教主於法庭上作當面對質,瞓覺白斗人工就比網民惡搞一番,但有網民將娼妓及政棍混為一談,我就真係好有保留。

我不嫖亦都不賭,但作為一個正常男人,我本質都係一條狗公,不過因出於尊重及愛惜老婆,一齊十六個年頭,一直未嘗野花之香。但我不會歧視賭錢及嫖妓的人,色情事業是人類文明社會發展中不可分割的一環,而且健康及開放的性態度,反而有助發展。

在阿姆斯特丹,是全球少數性交易合法化的國家,荷蘭人認為與其在地下世界任由非法集團控制色情事業,出現被迫賣淫或剥削,倒不如由政府立法規管,小孩在大人陪同也可以自由出入紅燈區,那裡有相關的博物館呢。整個產業區有警察巡邏,有衛生部門定期為妓女進行健康檢查,妓女更要納税,完全沒有歧視。而在這裡,性犯罪率遠低歐洲平均水平,在整個性開放的環境下,小朋友自小就懂「性」,但未成年少女未婚懷孕卻是全歐洲最低。

性,是很健康的事,而且性也可以作為商品,讓人公平及合法下進行買賣,妓女由始至終,亦是一種職業,亦是一種專業。

將政棍與妓女混為一談,除了因偽善的傳統道德枷鎖,及對色情事業的本質毫不了解外,亦表示了對人性表現及人類文明發展的無知。想起中出羊子,他其中一個我認為最有見地的論點就是建議立法規管本地的色情事業,在香港無人敢講,但其實有百利而無一害,不過在香港不為世所容只因太多偽善者。

對於瞓係度就有錢收,我等睇紫藤出黎反擊有關言論。當然,作出如此類比的原文者是位女性,所以有意無意會歧視妓女亦是如那位尊重議員所說的「人之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