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獨沒有所謂的中間路線,第三道路。無論「一國一制」還是「一國兩制」,均屬統一的主張。即使主張獨立的人分別較主張一國一制和一國兩制的人多,只要主張一國一制和一國兩制的人加起來多於主張獨立的人,獨派也不能在統獨公投取得勝利(先不說對抗侵略行為,是否需要民主程序)。傳統泛民、青年新政心目中的自決公投,同時具備上述三項選擇。這種安排或可能引導一些本來主張獨立的人,選擇一國兩制,將中國在香港的主權確認。

去年加泰隆尼亞的民辦公投,分成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加泰隆尼亞應否成為一個國家,第二階段是加泰隆尼亞應否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那說明一國一制還是一國兩制的選擇,是基於我們已經接受了統一。公投亦不等同自決。正如自決的形式除了是公投,也可以是戰爭。

自決論凌駕國家主權、政治體制。戴耀庭、陳淑莊卻分別說,「落實普選」、「確立兩制」為「內部自決」。君不見他們口中的「兩制確立」、「普選落實」,是以「一國」為大前提,並非超越國家主權的想像。戴教授也同意,在不受外部壓力、干預的情況下發展自己的社會、經濟、政治、文化,方合乎自決原則。克里米亞的入俄公投,正正因為俄軍的脅迫,而備受質疑。那一國框架下的「落實普選」、「確立兩制」又何以成為自決?當外來統治終結(可能是基於對外自決),香港原住民獨立建國。那一個建國歷程(nation building),大家便可稱之為對內自決了。

「獨立建國,是香港唯一的出路。基於正義,我們必須和中國人分離。」,是筆者經年的覺悟。若要享有真正的獨立自主;我們必須擁有一個只是效忠香港人,跟他國平起平坐的國家。「愛國商人」陳啟宗說,世界上沒有其他地方的人像香港人般,沒有國家觀念。他說的沒錯,那是因為香港人的國家仍未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