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啟德機場在獅子山下,香港經濟起飛。九七之後,機場搬到了位於鳳凰山下的赤臘角,但香港人仍沿用『獅子山下精神』的名字,鳳凰山亦給心經簡林釘陣釘死,附上專吃鳥的飯鏟頭,務求咬死鳳凰,香港氣運就像獅子山下的啟德機場遺址,亦即是啟晴邨和德朗邨一樣,又跳樓又鉛水又兇殺案。

真假獅子

獅子像徵英國,英國以海盜起家,是維京人。在外遇船則劫,泊岸則經商買賣,遇外敵開炮轟走;靈活多變、勇於冒險。昔日香港貿易遍佈東南亞,銀行業服務全球海外華人,映畫戲是東亞人精神食糧,多方面均列世界第一,紐倫港並列世界三大城市,正因重商精神孕育出醒目的香港仔。

至於主權移交後卻有假的『獅子山精神』,鼓吹死做爛做捱到出頭天,是哄騙奴隸們不求回報為老闆做生做死的鬼話。舊日精英移民英美澳加,中層真空,由低做起那班人才水鬼升城隍。筆者不會否定他們當中有人有能力,但好運者一定更多。憑好運上位,卻自吹自擂以求心理平衡者,比比皆是。

火浴鳳凰

大家如果有到佔旺區,就知道雨傘運動或雨傘革命,尚有一別稱「火鳳凰革命」。如果說雨傘代表金鐘,那火鳳凰就代表旺角。金鐘有唱歌,旺角有神壇。自火鳳凰革命伊始,虛偽的假獅子山精神已經被撕破,正如壓制鳳凰的心經簡林毒蛇陣已被破。因此,鳳凰已到浴火重生之時機已到。只要香港順應起飛之地轉勢,轉投鳳凰山精神,就能迎來第一線曙光。

那麼,鳳凰山精神則是何物?鳳凰浴火,歷劫重生。香港本非池中物,只要捱過難關必可重生。只要對香港有自信,知道自己有力獨步東亞,就可捱過廿年淪陷,重拾精彩。
要有自信,就先得認識自我。

鑑古知今

香港人是甚麼人?是宋朝遺民。宋朝亡國後日本舉國服喪,從此不認中國。但香港仍留下宋朝的一點餘緒,延續中國的語言、文字及文化。從此點看出,只有香港,才是真正的中國正統。每次神州大陸出事,精英都會南來,因此香港是英雄地。一個地方的語言文字,決定了思考方法,也是一個民族的致勝要素。明白香港的過去,知道立足點,就可以疏理香港的現在,規劃香港的將來。

宋朝以積弱見稱,如何積弱?以弟自居,向北方貢獻歲幣,此法養敵,則使敵做自己北方屏障,毋須興兵殺敵,更毋須管理敵人陣地之爛攤子。宋朝經濟為歷代最強盛,為亞洲金融中心,廣拓海上貿易,航海技術世界第一,遠至非洲。宋朝科技尖端,「火龍出水」為最早的遠程二級火箭。文臣點兵,節制武官權力,並借用架床疊屋之架構分權,平衡各方權力,以免一方權力過大。至於宋朝文治之盛,亦為歷朝頂端,如宋徽宗之瘦金體、如宋臣可直罵皇帝可見宋室優禮文人。

凡此數點,香港皆有其影子。香港以高鐵工程等名目向北方貼錢,養共產政權以控制其轄下化外之民,免禍及香港。香港亦為亞洲金融中心,曾有東南亞市場,可以趁新加坡走下坡恢復之。香港理大、科大等不乏尖端研究,只是香港無公司收納人才及善用研究。至於文臣點兵,昔日有警察條例節制警權,並以ICAC限制警權過大,亦有文臣點兵之影子。至於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功能重複,表面架床疊屋,實為分權。香港電影享譽全球,被稱為東方荷里活,亦見香港電影之盛。研究宋室運作,即可鑑古知今。

宋朝雖然亡國,可借香港重生,大鵬金翅鳥大顯威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