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由細到大都中意食薯條,無論係波浪薯條,厚切薯條,定係麥記既幼薯條,都係筆者中意食既。薯條既形狀同廣東人做雞既方法一樣都有很多種,但係,咁唔代表用薯仔整既都可以當成薯條。一塊塊有少少似弦月既,係薯角;一片片既,係薯片;糊狀既,係薯蓉。賣薯角就係賣薯角,唔應該自稱賣既係薯仔,薯角薯片薯蓉都係薯仔,自稱賣薯仔係迴避緊舊薯係咩狀態。賣薯角既,亦唔可以自稱係賣薯條,一塊塊同一條條有分別,唔可以因為大家都係炸薯就「不用分那麼細」。

入正題,香港獨立就係脫離中國,脫離殖民統治同外來體制,要成為一個國家之餘,仲要係一個獨立國家。舉個例,加泰隆尼亞自決公投有兩條議題,「你希唔希望加泰隆尼亞成為一個國家?」、「如果希望,你又希唔希望呢個國家獨立?」。所謂「建國」,唔一定係港獨,建立一個屬於中國甚至美國既自治共和國都可以係「建國」。港獨係要完全脫離中國,成為一個獨立國家,而唔係單純「建國」。

筆者喺到奉獻果啲提倡「建國」既群體,唔係不斷搞以「港獨」冠名既公眾活動就算係「搞緊港獨」,就算有人以為你係搞港獨,你唔係提倡港獨就唔係提倡港獨,負責任既就要講清楚你唔係港獨。與其話要「香港建國」,點解唔講明係「永續自治」/「香港獨立」/其他?政治領袖同團體,如果已經有一套政治議程想推行,點解唔誠實啲,講清楚你賣緊薯條定係薯角?咁樣做生意,對想食薯條同想食薯角既人都唔公道。統獨無「中間」,都無分「深」「淺」,只有統獨之分。支唔支持要審查甚至考核移民、所謂「新移民」有無權參與香港既自決等等,已經無關統獨,正如我地唔會專登標籤左手寫字既獨派人士、右手寫字既統派人士做「左利手獨派」、「右利手統派」,呢啲係統獨矛盾之外既議題。總而言之,係正直既,就講清楚葫蘆入面賣咩藥有咩成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