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在2013年吧,在習近平上台之初,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王緝思提出“東穩西進”的中國大戰略。簡單而言,就是希望中國能穩住太平洋西岸的局勢,陸路開始往中東發展,水路則穿過馬六甲海峽向印度洋推進。發展什麽?還是老法子,以中國經濟發展為誘因,從而增加中國在中東及印度洋的影響力。
老共政府雖然從未談及東穩西進這個大戰略,但就推出了“一帶一路”方案,情況就好像當年中國學界提出“和平崛起”方針,到了中共手中則變成了“和平發展”,而實際上除了字眼上稍爲溫和外,内容其實差別不是十分大。
說回東穩西進與一帶一路。老共常說一帶一路是他們“走出去”的法子,說白一點,也就是“西進”,一個主動出擊的戰略。一帶——也就是陸路往中東發展,一直到地中海、南歐地區,這也是爲何早年老共提出西部大開發的原因之一。要知道途經的地區都是現今世界局勢最不穩的地方,但因爲石油利益驅使下,老共還是要走這條路,雖然這仿佛與中國希望參與更多國際事務的目標有所違背,也就是打擊恐怖主義,但相信只要ISIS不影響老共利益,相信在打擊恐怖主義方面中國仍然會相對沉默。
一路則更爲有趣。還記得二千年代中期,學者及美國戰略家分別提出“馬六甲困境”及“珍珠鏈戰略”等理論。所謂馬六甲困境,就是由於地理所限,中國的水路發展以馬六甲水峽為咽喉,當年胡錦濤談訪馬來西亞時亦有提過此地的重要性,而實際上中國70%以上的進出口也需經過這裡。至於珍珠鏈戰略,就是外國提出中共希望突破這困境的方案,透過在印度洋小國如: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孟加拉等建立港口,把港口連成就好像一條珍珠鏈般,從而去增加中國於印度洋勢力,並加強對馬六甲海峽的話語權。對於這兩套理論,老共從來沒有提過意見,但從各種行動顯示,這些都和現在的一路有莫大關係。當然,不是中國想做什麽就做什麽,當中涉及美國固有的海上利益,還有印度這個崛起的海上勢力,雖然北京聲稱一帶一路只是經濟發展手段,但由於觸動別國神經,定必有一番阻撓,印度洋小國關係將會兵家必爭之地。
那麽,是不是說中共就不關心西太平洋的局勢,也就是南韓、日本、台灣,以及彼岸的美國呢?非也,其大戰略也就是“東穩”。釣魚島問題、台灣問題,只要不觸動“主權利益”這個敏感神經,相信未來不會有大變。至於西太平洋的話語權,相信仍然會由美國主導,畢竟老共在那裏沒有特別大的利益,也沒有如此軍力去控制整個地區。至於南中國海(還是西菲律賓海),一來是馬六甲海峽的所在地,二來是太平洋及印度洋的分水嶺,中美兩國如何分配權力,也會是值得一看,這也是爲何該地區如此有問題的原因(之一而已,當中還涉及資源分配、國土安全等問題)。
後來也有戰略評論家再提出北固南下兩個戰略重點。北固,是鞏固與俄羅斯的關係;南下,不是指南中國海,這是中國不變的主權利益,亦與西進有些關係(皆因水路定必經過三沙地區),這裡是指增加大洋洲的影響力。但無論是東穩西進,還是北固南下,都不難看出中共把自己的戰略定位定在世界的中間,做一個名副其實的“中國”,看得出這個提出“新型大國戰略關係”的國家有著相當大的野心,不僅僅是東南海一小片領海而已。
那香港呢?689曾於本年度施政報告提出香港配合一帶一路的政策。無錯,香港地理位置上南望南中國海,看似是戰略重地,但實際上只是做會一貫中西融合的角色,老共提出一帶一路對香港戰略上的地位並無特別的提升,皆因海南島,甚至三沙,也能有同樣的用處,說實話三沙才是真正戰略地位上的提升。換句話說就是不用把自己看得那麽高。因此,689也無需資助學生什麽到敍利亞深造,這只會讓國際社會覺得香港在跟隨國策,反而會失去香港原本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重要性,大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