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自決的議題,很多時會談到我們需要爭取國際支持。

首先先看看國際社會對香港自決議題的取態。在利益的大前提下,西方學者、政客不是明刀明槍地表明不支持港獨/建國(假設自決真的是爲了建國),就是對議題感到悲觀。原因往往離不開這幾個:一、香港作爲中外橋梁以及東方的國際金融中心,其得天獨厚的政治地位若變天恐怕影響各國利益;二、各國多需和中國打交道,當今中國實在強大,得罪不得;三、香港對中國過度依賴,政治環境不成熟,獨立無甚好處;四、香港的國際地位和其他正爭取獨立/建國的地區不同,不能以此為參考。總而言之,就是反對香港獨立。

香港目前所謂爭取國際認同的方案主要有二,第一類是如同香港眾志般所提出把香港前途問題擺上國際談判桌上,港人主動出擊,爭取更多的支持和參與,如透過全民公投爭取凝聚力及國際游說。的確,由於本身的定位及外交的無力,香港的前途其實肉隨砧板上,任人宰割。國際游說?香港沒有像樣的籌碼,除非香港改變自身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或者定位,否則其他人只會冷眼旁觀,但沒有人會讓香港來個大變身,畢竟當中牽涉的利益實在太大,這就是政治現實。至於全民公投,這裡是說有實際效用的公投,不是只在談公投合法性的法律問題,也而不是公投後各自歸家那些民意調查,只能艱難地爭取本土的凝聚力(對的,要知道香港人很固執),但對爭取國際社會認同還是不大。筆者能想象到的反應會是:嗯,香港人很想獨立,我們十分關注香港的情況。但利益驅使下,情況不會有大改變,香港人目前的參與頂多能獲得國際關注,至於能令各國改變立場還差遠呢。

還有一些人希望能把香港問題提交聯合國上,先不說中國擁有永久否決權,基本上談都不用談;到目前爲止香港的主權問題在國際間還不算是問題,大家都安於現狀,何來需要處理呢?選舉制度上問題?沒有一個選舉是完美。移民問題?中國那些在他們眼中不算是難民。違反一國兩制?這是英國和中國的協議,更何況那是中國的主權,別國碰不得。筆者忽發奇想,除非香港真的產生如人權、内戰等問題,否則各國介入的情況幾乎不可能。這些想法或許很偏激,但筆者想說的是,爭取在國際談判桌上香港人的籌碼,此政綱等同開空頭支票,情況就如雨傘革命時大家去簽白宮聯署,用處只限於國際關注,至於介入,甚至改變立場,談何容易!

第二類尋求國際認同是如蒸先生般完善香港獨立建國等論述,爭取學術界支持。作爲半個學術界分子,筆者覺得此途不錯,一來能強化自身理論,二來能引起討論熱潮,畢竟目前學術界的趨向還是覺得香港獨立沒有什麽好討論。你可以透過理論去增強港獨的合理性,甚至其可行性,從而爭取國際認同,但同時要擔心只流於討論層面,畢竟學術界是離地的,到頭來還是行出來的那一步。國際社會輿論一天覺得香港前途問題不是一個迫切的問題,一天都不會出手解決。

那麽香港人應否尋求國際認同?這乃雞與雞蛋的問題一樣,究竟是有國際支持先有港獨,還是做好自己本分才讓國際支持?筆者會說是後者,利益驅使下,國際社會目前沒有支持香港的理由,從自身出發,改變現況,令人覺得香港獨立還是有利可圖,這才是上策。記住,香港獨立是香港人的責任,不是其他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