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入正題之前,先重申兩個在香港認識政黨必須知道的常識。

一、按道理,香港政黨要考慮的首先是香港人的福祉及其意願,而非以共產黨會否批准作為爭取與否的前題,除非那政黨是所謂的忠誠的反對黨。

二、忠誠的反對黨其一個特質,就是表明永不使用武力,只作和平及早已證明無效的抗爭,絕不動搖政權,反對只作宣洩民氣,以此維持社會穩定。以商業角度看來,忠誠的反對黨只是一個販賣名為「反對」裝飾品及概念的牟利機構而已。

好了,進入正題,我們回顧一下黃之鋒在多倫多演講時的「真正原話」(因為小政棍偷偷改了字句,所以特別說明):

從1:30秒開始

//但問題係,收回單程證審批權就要修改基本法,咁條改基本法要點呢,要全國人大批准,(失笑音)試問全國人大又會唔會批准呢?咁我假使佢批准喇,所以我地要繼續爭取…..//

黃之鋒失笑反問道:「試問全國人大又會唔會批准呢?」這不就有認為人大不會批准的意思嗎?但黃之鋒卻說別人誣陷他。

而黃之鋒的下一句是:「咁我假使佢批准喇,所以我地繼續爭取…」原來爭取本來屬於香港的權力與否,是要共產黨批准才做?

而說到底,黃之鋒對於如何爭取審批權沒有多加片言隻語,僅僅從兩個角度,一是反問人大會否批准,二是假設對方批准,所以要繼續爭取去回應,卻沒有具體說明如何爭取。相反,對於運用特權來港的「新移民」,黃之鋒卻有具體的計劃要如何「方便」他們,而這方面的「殖民工作」過去是民建聯工聯會以及民主黨為首等人的首要任務。

雖然黃之鋒並沒有說如何爭取,但可以肯定的,他不主張使用武力,只會和平理性,作早已證明無效的行為藝術抗爭,因為他們創黨時早已公開表明反對勇武抗爭了。

黃之鋒及香港眾志整個布局,我只看到永續社運、幫助殖民、維穩、及向共產黨表示忠誠。自稱中國人,又服從黨的批准,及反對香港獨立的黃之鋒,可謂是共產黨最忠誠的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