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我遇見黃之鋒,高叫一聲「OU黃之鋒」之時,他總是黑著面孔回望我這個英國杜倫大學哲學系文學碩士,使我大惑不解;黃之鋒為何黑面呢?難道你不是讀OU(公開大學),而是讀Kong U或CU的嗎?還是你想我叫你做UCC(匯基書院)黃之鋒?

依我看來,身為一個社運組織的領袖,學歷並非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人格,其次才是學識。我所說的學識,不僅是指初中程度的地理常識(例如加拿大的首都是渥太華),或者英文語法和口音,亦包括政治論述。你必須對於自己所宣講的政治主張有清晰的理解,例如你主張自決,就要讀一下由一戰結束巴黎和會以後的現代史,你要說民主憲政,就算你看不懂黑格爾和齊克果之間的爭論,你起碼也要說得出洛克和孟德思鳩的基本差異。然而,人格才是最重要的;你中文文筆不好,還可以找人代筆;你英文差勁,還可以惡補;你不懂哲學,還可以請教他人;可是,你人格卑劣,就無藥可救。

經上記著說:「行動正直的、必蒙拯救.行事彎曲的、立時跌倒。 」(箴言28:18)聲稱自己每個主日都返教會的崇真會會友黃之鋒,應當明白這段經文之意義。因無知而胡言亂語,未必是行事彎曲;但明知實況卻要撒謊、開空頭支票,就是行事彎曲。我總不相信黃之鋒是一個與港豬程度相若的政治白痴,偏偏他說出來的話與其應有的認知不相符。香港沒有單程證審批權,則香港不可能有自主的人口政策,難道他不知道嗎?要推動自決公投,則必須與中共對抗公開修改基本法,跳出基本法與人大的框架,難道他不知道嗎?他偏偏要告訴你,修改基本法要人大同意,是不可行的,不如改為爭取新移民「融入」香港,將問題的視線完全轉移了。你問他香港應否獨立,他又轉移視線,告訴你香港沒有獨立的條件。但他提出的公投自決又是否包括「公投」的選項呢?他又會告訴你獨立包括在內。香港當前面對的是主權與政制的問題,兩者明明不可分割,偏偏黃之鋒就要將視線由主權問題轉移至他所謂的「自主自決」問題。逃避港獨問題,逃避主權問題,逃避修憲問題,然後高談闊論,說自主、自決、公民社會、民主自由,或許是容易的,但這算是行動正直嗎?

黃之鋒的所謂光環僅來自兩場失敗的社運:2012年反對設立國民教育科以及2014年雨傘革命。他所成立的組織學民思潮,以反抗國民教育起家,本應是一股非常本土的學生組織,卻竟然可以對普通話教中文持有愛理不理的態度,不敢在原則上反對普教中;當本土民主前線和熱血公民比他走得更前的時候,他竟然出於妒忌,在加拿大公然抹黑他人是保守團體,又與勇武抗爭割席,出賣了當年佔領龍和道的義士們。難道這算是行動正直嗎?其實OU黃之鋒沒有必要妒忌Kong U梁天琦,因為黃之鋒也可以學梁天琦一樣走在抗爭者的前線而被控暴動罪,或像鄭錦滿一樣犧牲了澳洲的學業留港抗爭,可以選擇去讀多點書寫多點文章駁倒蒸魚安和盧斯達的法西斯言論,只是黃之鋒選擇了抹黑他人。

相對來說,黃之鋒的父親黃偉明就誠實得多;黃偉明是一個恐同的福音派「基督徒」,他就言行一致的實踐其恐同理念,對世人毫不隱藏。偏偏黃之鋒沒有這種誠實和勇氣,只是說「柔和的話、言虛幻的事」(以賽亞書30:10),以討好大家。他怕被人當成是勇武本土派而失去支持,於是就抹黑彼等暴力,與之割席;他怕被人當成是和理非泛民而失去支持,於是又批評彼等老化,與之分開。結果他裡外不是人,他的政黨也變成了四不像:不像建制,不像泛民,不像本土,以及不像人。

「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言16:18)被傳媒吹捧得趾高氣揚的OU黃之鋒,當然不會理會我的批評,只會在facebook把我封鎖,以免我繼續叫他跟我用英文同枱辯論港獨問題。行事偏離真道,沒有人格,又沒有學識,自然會因為「OU黃之鋒」這個踢爆其英雄光環的名字而感到自卑。身為一個大愛的弟兄,我唯有勸戒黃之鋒專心讀書,自己功課自己做,勿做free rider,十年後才出來搞政治,否則你將會跌死,而且死得很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