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誰都喜歡做夢。而且,夢通常很大,而且不切實際。不過,長大後,你就會知道,做夢,其實只是小孩子的特權。人慢慢長大,掛在口邊的,就會慢慢變成「腳踏實地」、「阻人搵食,罪大惡極」,忘記夢想。可是,總是還有人,會傻乎乎地把夢繼續做下去的,他也就成為了社會中人訕笑的對象,這就是《我要做鷹雄》(Eddie The Eagle)的故事主角Eddie。

英雄的共同回憶

Eddie 從小就希望做奧運選手,但命運像跟他開了個玩笑,沒有給予他希望的運動天分,只送了他一身傻勁。好不容易,擠進了英國「高山速降滑雪隊」,又在奧運門前,以一線之差遭踢了出來。幸好誤打誤撞之下,他發現了「跳台滑雪」,多年來英國無人參賽,因此在低門檻下成功入選,出戰1988年的加拿大冬季奧運會。乍看之下,似乎不費吹灰之力,背後卻是看不見的艱辛。

片名雖叫「鷹雄」,飾演Eddie的泰隆艾格頓,演得活靈活現,姿勢笨拙、厚厚的遠視眼鏡、憨直的性格,哪有一點英雄的影子?
1
《我要做鷹雄》成本不高,甚至CG也顯得有點粗糙。雖平淡,卻好看。平淡,是因為傳記,虛構情節,不是誇張任意。好看,是因為電影用最質樸的藝術手法,展現每個人的共同生活記憶。這就是為什麼觀眾,會一致喜歡那個善良憨直,卻一點都不優秀的Eddie。
是因為強烈的共鳴。

因為,我們躁動的靈魂中,都藏了個不切實際的夢想,而且它前面都有一道無法跨越的高牆;因為,我們都有一個勤勤勸你「早日收手」的爸爸,卻未必有個苦口婆心默默支持自己的媽媽。

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從他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幽禁在黃金地獄

有好幾幕,Eddie 拿上雪板,一步步踏上跳台,電影用主觀鏡頭,展現了勇者眼中所見的風景。只有陡峭的滑雪斜道,知道他為了圓夢,遍體鱗傷的歷史,以及無數自大的挑戰者,在這裏粉身碎骨的結局。隻身來到德國受訓,風迎面撲來,戴上墨鏡,起跳的那一刻,他彷彿一無所有,除了一望無際的遠方,以及他那不太靈活的飛翔跳姿。這是只屬於他的舞台。
3
如果人只夢見黃金,卻從不見天堂,就算夢想成真,也不過是幽禁在鋪滿黃金的地獄。透過濃淡相當的抒情,導演告訴你,「只在乎輸贏的,都是小人物」,因為人生的意義在於「全力以赴」。只要盡了力,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舞台的主角。

一個人是什麼人,是由一個人的選擇,而非天賦而定。成功,也不是只有一種定義。這本是多麼淺顯,卻又是多麼深刻的道理。可是,荒謬的是,這個社會,一方面裝模作樣,鼓吹「多元」,尊重「差異」;另一方面,對千差萬別的人,卻只有一種評價標準。明明是「一元」,卻假裝「多元」。由只知「一元」的公民,組成的社會,會是一個怎樣的社會?

最後,Eddie在90米的高台上,跳出了人生最美麗的一跳。是的,美麗的故事,需要一個美麗的結果。可惜,現實往往相反。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