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政團熱血公民和普羅政治學苑以反共作頭號綱領。在公開場合,他們亦經常呼喊口號:「打倒共產黨」。甚至乎,他們會揮舞自己設計的「反共旗」。若然他們是主張建設民主中國的傳統泛民,這樣做當然沒有問題。然而他們是被廣泛認為主張香港獨立的。作為獨派一份子的筆者,似乎應該就兩者(獨立論跟抗共論)的矛盾,作更深入解釋。

林飛帆說中共政權,是香港、台灣和中國的共同敵人。然而獨派的主戰場是國族認同非政權認同(台獨並非從中國獨立)。無論中華民族的執政者是誰;他們依然會壓迫香港,威嚇台灣。人稱中華民國昌的立法委員黃國昌,自稱反共不反中。我們的想法則正好相反。獨派只須反華,而無須反共。

毫無疑問,港人面對的,是一種殖民壓迫。殖民壓迫必然是一個民族壓迫另一個民族。民族的問題,亦只能以民族的方式解決。論意識形態;國共兩黨可說一左一右,南轅北轍。然而觀乎賊黨殖民台灣的暴行,壓迫異族本來就是中華民族的特性。相對「打倒共產黨」,「打倒中華民族」似乎更顯務實。

阿扁在《台灣宣言》說:台灣沒有所謂左右的問題,只有統獨的問題。然而即使獨立是民族鬥爭非意識形態之爭,獨立派依然可以從資社作出抉擇。左獨右獨的,拉闊政治光譜填加支持者未嘗不可。可是他日香港獨立,「打倒共產黨」必會成為偽命題。因為屆時,中共跟香港已沒有直接或間接關係。我們亦難以反對一些跟自己無關的東西。若是港獨基本教義派,認為獨立建國是唯一出路,根本沒有反共必要。反共、抗共只是意識形態、內部矛盾。傳統泛民以民主中國論壓抑港人的自主意志。國民黨以抗共論作幌子,意圖將台灣封印在一個中國。黃毓民、鄭錦滿一行人到台灣觀選時則高呼「打倒共匪!中華民國萬歲!香港萬歲!」,彷彿香港是中國內戰戰區。

黃洋達自稱曾在「大陸」生活,因而衍生反共念頭。言論充分反映他追求的,本來就跟我們不一樣。香港中國是被殖民者和殖民者的關係,非命運共同體。民族論者不需以中國的狀況,來論證香港是否需要獨立。中國人不論仆街還是富貴,亦跟香港人無關。即使中國有一日變成天堂,香港也可能依然是地獄。假如討論香港前途真的需要列舉例子;與香港定位相同的圖博、東土耳其是更好的參考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