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去年年中,陳雲無忌流失支持者,在FACEBOOK說出反對同性婚姻,主張民事結合的事實婚姻。我認為這與他反對獨立,主張實然主權的事實獨立,兩者背後的考量有相同的原因,請讀讀我以下的分析。

同志間的民事結合較易取得社會支持,民事結合歸還同志愛侶在社會的實際權力,雖無婚姻之名,卻有婚姻之實。而一旦民事結合落實,將會打開社會風氣,而風氣一旦確立,最終會影響社會文化,把同志結合的社會現象造成既定事實,這時候再正名亦未遲,更可以有效消除歧視。

相反,社會風氣未確立,政府就為同志婚姻立法的話,以政治正確強迫反對者接受,這將會惹來歧視者對同志更強烈的敵視,而這種敵視將會潛藏在社會的陰影之中,但又會暗地裡發揮作用。雖有平權之名,卻無平權之實,反而加深歧視,不能全面解決問題的根源。

所以,主張民事結合這裡面是一種策略的考慮,以折衷的方法打開缺口,遂步推進,最終造成不可逆轉的自然潮流,避免了有名無實的改革。

同樣道理,在追求香港獨立時,我們也要考慮這一點。我們要思考,我們要求香港獨立,到底其內容是什麼?不就是實然主權嗎?有了實權之後,名份不就手到拿來嗎?而我認為首要是取得實權,名份是其次。

實然主權,例如全面的內政權,自決權,修憲權,港人治港權,當香港人取得並運用這些實際的權力時,就會形成習慣,最終影響香港文化,就是獨立運作政府的文化及風氣,當造成這些既定事實後,距離獨立就只差正名而已。

相反,如果因為政治不正確,認為實然主權底裡是建基於統一,就貶斥實然主權,這就會作法自斃,因為政治正確的原因而放棄了取得實權,漸步邁向獨立之實的機會。

我們主張勇武,那是因為過去和理非非欠缺了這一必要的談判籌碼,但不代表我們嗜血又或暴力,我們不會願看到香港人流血死亡,我們當然希望香港可以和平完成獨立,實然主權是其中一條和平與勇武並存,且可以在現行的殖法憲法空間底下前進的道路。除非這條道路徹底不可行,例如解散軍已出動,有港人犧牲了性命,否則我們不應因為政治潔癖,獨立派的政治正確,就放棄爭取實然主權。

我不會反對公投或武裝獨立,但我更傾向文化建國,不論是否在殖民系統框架,我都會以奪取實然主權為論述及行動的主要綱領。我相信獨派與城邦派都以香港本土解殖為目標之一,建國與獨立兩者並無矛盾,但願兩派在政治及論述上可君子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