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志成立之初,屢次引發公關災難,由於筆者早明言此黨信不過,所以一直抱著食花生的心態去看待事情,只是想不到該政黨如此窩囊,居然會犯一些你想不到會犯的低級錯誤,自挫士氣。

其實眾志怎樣筆者並不太在乎,最放心不下的還是庭妹。Free ride、扁嘴、論述、彈出彈入,筆者雖不像其他網民般反感,但卻一直感到失望,就好像歌曲《你太善良》中的女主角,“明明他不配做對象,可惜你太善良,喜愛受騙,只怕共你努力亦沒回響”,屢次苦苦相勸,卻遭狠心拒絕。

那麼,我對庭妹的勸告是什麼呢?

第一、退黨。去年筆者打著退潮保平安的旗號,希望庭妹脫離學民這潭死水,但如今她只是由一趟渾水跳到另一趟渾水,退潮保平安的觀點還是成立,只是字眼稍有改變:變成退黨保平安(吐糟:這不就是法輪功嗎)。原因已經說了很多:香港眾志不值得你支持、亦不見得能實踐你的政治理念;政界不是學界,經驗尚淺之餘你論述並不清晰;沒有戰友可言,信任黎先生不是組黨的理由。退黨明志,沒有人會說你退縮,只會覺得你在適當的時候做了適當的決定。

第二、分配時間。當你說會社運(也就是現在的政團)、學業、兼職懂得兼顧的時候,就擔心會出事。筆者已經不奢求庭妹你能擠一點點時間出來和小弟發展發展,但求你自己能管理好自己,別把自己累壞。不是說你是學生就不能搞社運,先不說你現在所做的是全職政黨事務擔子將會更重,以你一個對自己要求如此高的人,真的能把現在的每件事處理的盡善盡美嗎?在我看來,目前並不行,這時候便要作出取捨,而減少參加政團事務對你有莫大裨益。好好分配時間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希望你能好好照顧自己身子——身體好才能把事情做好,不是嗎?

第三、離開黃、黎、林三人。庭妹論述不足,甚至膠化,或多或少如這三人有關,所以必需離開這些稱爲黨友、戰友的黃毛小子,以看清事情的全部再下定論。我不求庭妹你能自己想到香港自決該怎樣行,但求你清楚了解一下事情的動向。很多你們對自決的疑惑、批評、質疑,其實一年多前已有不少人在討論,有些甚至已有答案,可以說敝黨所提出的十年自決計劃是過時。熱普城的論述固然有缺憾,但提出U NO GUN、不民主等批評時,請考慮一下人家是否已經釐清問題了,否則你的論述只會是陳腔濫調,坐井觀天,對欺騙部分還是井底之蛙的香港人或許有效,但長遠對香港民主、自決(這裡已經不提獨立、建國,皆因不覺得庭妹會認同此立場)卻毫無寸進。

第四、好好利用你的號召力。筆者一直說庭妹你不適合做發言人什麽,上前綫增加曝光率只會自暴其短。你說要證明給大家你是行嗎?但旁觀者清,筆者只覺得你在很努力地做一件錯事,在一個不適合自己的位置做一些不適合的事情。關心政治、參加社運可以有很多方法,不一定要做秘書長;去年我說搞好宅女與王子或許不錯,但後來卻覺得不太好,你也不甚喜歡。現在想,看看你的facebook live有多少人?比黃先生多出多少?撰文期間,庭妹正在直播講關於丁權問題,雖然講不出什麽大道理,但勝在易於講解。所以,請好好利用這個平台:省時、省精神,何樂而不爲?

筆者曾說希望庭妹做個普通女孩(和做我女朋友),現在我只希望庭妹及早回頭,認清最適合自己的崗位,否則的話只會成政棍、小妖女、過街老鼠,而我則非常非常心痛和失望,絕對有機會看不開。

庭妹,希望你能好好考慮自己該做什麽,至於眾志,管他媽的!

Note: 除非想做政棍,否則請離開眾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