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工作的地方是新界農場,我個人耳聞目睹的事實就是土地隨處是垃圾,在道路上,在田裡,你一定可以找到塑膠垃圾、廢棄電池、電子垃圾、煙頭等等。村人的習慣就是把垃圾往門口,窗口外面掉。

另外,由於是農村地區,野草生長得很快,這些村民又流行用一種叫「打草水」的化學物質,毒性甚強。村民買到這些毒藥,隨意地使用,結果毒性一時可以殺死野草,但隨雨水沖刷,這些毒素最終是隨水流向更土地深處,我地理不好,但聽說毒素最終會滲透入地下水脈,污染井水。當然,香港的情況沒有中國誇張,短時間可能未見有具體影響,但這些傷害毒害土地的事,村民又或者是原居民,他們恐怕連想也沒想過,又或者覺得沒什麼大不了。

幾年前,有一則新聞說,中國農夫用垃圾作肥料種菜,因為化學毒素,令昆蟲不吃作物,中國農夫還說,垃圾作肥整物長得更肥美,而這些菜部份最終也是銷售到香港。坦白說,如果新界農地繼續遭有意破壞,不論是原居民為了改變土地用途先下手為強,破壞農地造成既定事實又好,又還是村民無公德賤視土地,亂拋垃圾污染土壤,最終都只會令香港菜越來越少,又或者質素與中國越來越相近,到時吃香港菜還是中國菜都沒分別了。當然,我相信做出破壞土地的原居民是不會在意這些我擔心的事。

而且,恕我得罪講句,以我接觸過老一輩的原居民,大多數是自以為是,橫蠻無理。村裡有些流浪狗,我有時會餵食一兩隻與我友善的。試過有一次,我用不鏽鋼盤裝放食物,卻有男村民走過來破口大罵,說我餵流派狗會弄髒地方,我隨手一指,那些膠袋是我掉的嗎?那些飯盒是我掉的嗎?這些垃圾也是我掉的?他自知理虧,就惱羞成怒,屌我老母。這裡是村落,幾乎只有村民居住,絕少有外人,會把這裡弄得這麼髒的,難道不是村民自己? (題外話,我在這裡工作了二年多,就我所知,已經有一條流浪狗被打死,一條流浪狗遭落毒但救回。)

就是因為我有以上這些經歷,所以當我聽到招顯聰說香港只有原居民才有資格公投自決,我真是嗤之以鼻。原居民當中,賣港的比例,恐怕比一般香港人高吧,他們生下來就是地主階級啊(僅是一個事實陳述沒有負面意思),可以出賣香港土地,但香港市井小民就只有賤命一條可賣。捫心自問,原居民向來就善於不擇手段榨取土地價值,你看看每年套丁的市場,套丁與地產商之間的邪惡同盟,再看看侯志強的手段。

雖然我這篇文章主要談及原居民,但撇除他們,其實我們普羅香港人也應該注意環保,愛惜香港水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