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寫《英國采風錄》的儲安平,其一生經歷十分值得香港人引以為鑑。

儲氏初為一文藝青年。1936 年赴英期間,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受到自由主義薰陶,從此成為「自由派」。1940 年 8 月,他在國立師範學院任教,主要講授英國史和世界政治概論。1946 年,儲氏創辦《觀察》半月刊,宣揚自由民主思想,同時在復旦大學教授「比較憲法」、「各國政府與政治」等課程。全盤西化的頭腦,加上不怕極權的性格,可謂儲氏之標誌。

儲安平直言不諱,未幾激起蔣介石反感,《觀察》遭到查封,有關工作人員被逮捕。

然而,他並未投向共產黨,曾說:「唯有承認人民思想及言論的自由,始能真正實現民主的政治,然則吾人以此事衡量共產黨,則共產黨是否能容許今日生活在共產黨統治區域中的人民有批評共產主義或反對共產黨的自由?假如容許,則何以我們從來沒有看到在共產黨區域中出版的報紙有任何反對共產黨或批評共產黨的言論,或在共產黨區域中有何可以一般自由發表意見的刊物?」(<共產黨與民主自由>)、「在國民黨統治下,這個『自由』還是一個『多』『少』的問題,假如共產黨執政了,這個『自由』就變成一個『有』『無』的問題了」(<中國的政局>)。

奈何形勢比人強,儲安平卒之默許中共管治。他卻意識不到自己根本無法在赤化後的中國生活!終於,「大鳴大放」來臨,儲氏因說上「黨天下」三個字,被毛澤東劃為「右派」,嚴加批鬥。他「承認錯誤」、表示「要認真地挖掘自己的思想根源」,殘酷的迫害始終未斷,直至其無故失蹤。

今天湯家驊、黃成智、陳祖為、狄志遠等人經常以「溫和民主派」自居,主張走「中間路線」、「第三條道路」。真不知他們看畢儲安平的際遇後,會作何感想。與虎謀皮,無異於引火自焚。要保性命,堅決抗拒才是硬道理,這也是「港獨」思潮澎湃的原因。

《英國采風錄》撰於對日抗戰時。全書共十章,分別介紹國王、王后、上下議院、內閣、大憲章、自由主義、鄉村生活……屬不可多得的英國文化普及讀物。香港人向來不太了解前宗主國,這本小書是很好的入門。